這是由aph衍生的自創文

主角當然是我最愛的阿爾了!!!

寫這個長篇的想法大概是想和阿爾談場戀愛的前提下出現的吧!

自創角x美/國,內文所提到的事皆與實際時事無關,若是有被雷到的請慎入。

------正文開始------

美國清晨的日光十分明媚,甚至稱得上宜人。但是我秦若璃對此只有深深的無力感。這個國家我也時常出入,說是我家後花園也不為過,但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麼慘烈的。
沒錯,慘烈。
我幾乎想保證不會再有人比我更慘了!才剛出美國洛杉磯機場的海關,轉個身去上廁所一回來,great,行李就不翼而飛了!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想到還能用本小姐最自傲的英文找人幫忙,結果那個該死的豬頭保安竟然一臉不屑的說什麼東方人竟然廢到連個行李都保管不好。
本小姐豈是這麼好惹的人,我冷笑著用高跟鞋鞋跟狠狠踩著他的腳直到他尖叫著喊其他保安人員來幫忙時,我才盡快離開現場。
但我很快就要為自己衝動下做的事情付出代價:我現在別想再找機場裡的任何人幫忙了。光是要再進去就不太可能了,要是被那個豬頭保安抓到,誰知道那個嚴重種族歧視的傢伙會做出什麼事。
無法可想的我也只有先孤單的坐在人多不易發現的候車區長椅上發呆。 現在唯一幸運的大概就是我的隨身背包因為有一起帶去廁所所以沒被偷吧......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為了避人耳目,原本的高跟鞋和連身窄裙已經換成簡單的t-shirt加短褲和帆布鞋了。我開始感謝起我媽叫我要帶一套換洗衣物在隨身背包裡了。
說到我媽,就不得不抱怨兩句。全都都是她啦!叫我來美國,看吧!現在你女兒我被人家欺負了啦!
當初我爸和清大校長是學生時期好友,審核我的大學申請時根本只看我爸那一格就直接給過,還很高興的打電話到我家祝賀。我那個沒神經的老爸則是到處宣傳。害的我們系上到處傳著我是靠關係進來的而被同學排擠了一個學期。在一個女同學課堂上直接對我嗆話後,我一怒之下說出了要考全系前三名的狂言。
當時所有人瞬間沉默的感覺到現在還很毛骨悚然,那時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我死定了…… 事實證明我沒錯,那種沒日沒夜只為了讀書的日子,我絕對不要再體驗一次。段考完之後我可是送醫住院一個星期呢!
還好有句話叫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考到了全系第三名(真不知道第一、二名是怎麼讀的)同時也申請過美國和英國大學的交換學生。
我原本想申請的是英國的大學,畢竟那裡可是有著悠久歷史和優美風景的國家。但是在我媽堅持一個女孩子家自己去沒有親人的陌生地方很危險後,我就只剩有阿姨一家移民過去的美國可以選了。好吧,其實美國也不是不好啦!但是從小到大去過五、六次的地方要我再待一年實在很沒勁耶!
好啦,胡思亂想完,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我從長椅上站起,打算花錢打個電話給原本預定要來接我的表哥,告訴他我會自己想辦法去學校。
但是,我還沒站穩,向我迎來的一個不算小的力道就讓我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哦!好痛!”我揉了揉撞疼的臀部,唉了一聲。
“噢!對不起哦!”那個撞到我的人也道了歉,只是聲音聽起來並沒有因為遭到撞擊而忍痛的感覺。
“沒關係……”我隨便應了聲,頓時覺得我今天的運氣有夠爛的,走路還會沒事撞到人。
因為被撞到時我並沒有拉上背包的拉鍊,導致裡頭的東西灑了一地。身為背包的主人,我也只有認命的一樣樣撿回來。
那個撞到我的人原本看起來想直接走人,但遲疑了一下還是蹲下來幫忙一起撿……算你還有良心!
東西撿的差不多的同時,我卻發現我交換學生的證明不見了! 向四週望了望在離我不遠處的地上看見它。正要伸手去撿,沒想到對方比我早一步摸走那張紙……接著直接拆來看。
“喂……”
“欸!跟我同校耶!”那人在瞥見校名時,發出了訝異的聲音。
咦咦?他說什麼同校……啊!那不就是同學或學長的意思?
想到這裡,我不經多看了他幾眼 ,撞到我的是一名擁有燦爛金髮的青年,頭頂上豎起的呆毛增添了他天真的氛圍,他的五官深刻俊俏,一雙漂亮的天藍色眼睛閃動著好勝活潑的氣息,就算帶了副平光眼鏡也遮掩不住。
為什麼剛好是我喜歡的類型?我不經在內心慘叫,這樣我不是就只能原諒他了嗎?
發覺我在看他,青年朝我燦爛一笑“哦!原來你就是那個什麼交換學生的,沒想到是中國人耶!”
“什麼中國人, 我可是台灣人,不一樣啦!”因為方才剛被人冷嘲熱諷的表示東方人有什麼好,我現在對國家之類的話題很敏感。
“有不一樣嗎?還不是都不高?”青年困惑的問,雖然臉上的表情不是嘲諷,但還是令人受傷。 嗚嗚嗚,我就是只有163公分而已啊!可以的話我也想更高呀!目測有至少有180的外國人不准戳我的痛處。
大概是被我哀怨的瞪了一眼,青年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句應該算是安慰的話“沒關係啦!亞瑟也沒多高,你也不錯了!”
被那雙天藍色的眼睛一望,我又不行了。振作一點啊!不要因為外表是你喜歡的類型就這樣啊!
“沒想到竟然會巧遇交換學生耶!不過一定是我這個hero感應到你需要幫忙才會遇到的!喂……既然都要幫你了還是知道名字好了,嗯……秦若……璃? 好難念哦!不然我就叫你璃就好了。”青年繼續讀著我的交換學生證明,一邊自作主張的簡化了我的名字。
“不是不行啦……”我輕聲說著,對自己的名字感到心情複雜。原本我的名字從小到大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笑著說好像某種水果,被簡化後就更像了……
“璃,初次見面,hero我的名字是阿爾弗雷德,叫我阿爾就可以了!”青年對我比了個“耶”的手勢,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阿爾……弗雷德,我記起來了,以後如果還有在學校遇到的話,我一定要至少拍到他的照片(沒辦法,相機被偷了)
“所以……璃,你到底需要什麼幫忙呀!”阿爾突然收起笑容,用較為嚴肅的聲音問道。
“咦?我……”我一時間有點拿不定主意,應該問他怎麼去學校,還是問他能不能借電話。 ……如果借電話得話就能借機問他的號碼了……不行,不行,秦若璃,冷靜冷靜,不要做那麼沒道德的事。
“阿爾,請問一下搭計程車去學校要花多久時間啊?”經過多次掙扎,我還是問了比較正常的問題。
阿爾先是做出思考的表情,接著露出訝異的眼神“如果坐計程車是要25分鐘啦!但是沒有人來接你嗎?”
終於……有人能聽我訴苦了“阿爾你知道嗎?我一下飛機行李就被偷了,找人幫忙還被罵,沒有辦法才會只能坐在這裡苦惱呀!”我一口氣把一整個早上的冤屈全向阿爾說,還用充滿委屈的眼神看著他。
“沒關係,乖,不要哭。”阿爾拍了拍我的頭,接著半蹲下來親了我的額頭。 我的腦袋瞬間當機,臉還刷成了紅色。
“咦?怎麼臉變得更紅了,法蘭西斯說只要女孩子心情不好就用這招,失敗了嗎?”阿爾皺起眉頭不解的問。
那個叫法蘭西斯的白痴,身為女孩子,這樣只會讓氣氛尷尬好嗎?
“阿爾,在我們國家不行隨便親別人的,這樣會很尷尬。”我做了個解釋,雖然連我也覺得爛透了(沒辦法啊!腦袋當機了)
“咦?真的嗎?抱歉,那……為了補償你,我載你去好了!”阿爾道了歉,試著提出補償方案。
“不、不好吧!而且你來這裡應該是有事要做啊!”雖然心裡很想答應,但還是拒絕比較好。
“對吼,我是來接亞瑟的,可是機車只能坐兩個人耶……算了,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來我家,認得路啦,不理他了!我們走吧!”阿爾先是苦惱了一陣,但很快就豁然開朗的笑著說沒差。
等等,朋友是這樣丟著的嗎?那個叫亞瑟的朋友,我為你默哀。
咦咦?阿爾,不要不問就非常自然的牽我的手好嗎?
所以,我就這麼容易的跟他走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雪幽x萌
  • 好久不見的若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