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
 

       用完早餐,送走了把步調完全調在假日頻率的兩人,法蘭西斯收拾起一桌杯盤狼藉,看看也差不多到了約定的時間,便上樓換了件休閒T套上,找條橡皮繩把自己過長的髮尾束起,微卷的金髮鬆鬆垂在頸側。

    就在攝影師手扠著微微洗白的牛仔褲回到一樓時,門外適時的傳來轎車的喇叭聲。

    法蘭西斯不著痕跡的蹙了下眉,拉開自家餐廳的大門。

    門外停著一輛BMW,嶄新的白色烤漆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法蘭!」漸漸搖下的車窗露出一張面孔,架了一副大墨鏡遮起大半的長相,但從朝氣的嗓音還是能判斷對方肯定不過三十歲出頭,「好久不見!

    「得,別和我套近乎了!」法蘭西斯淡笑著斜倚在門框上,聳聳肩表示他的不以為意,「我們上兩個禮拜才見過面呢!」

    「唉別這麼說嘛!」年輕的駕駛摘下了墨鏡,一雙微挑的鳳眼搭上笑起來的一口白牙,清雋的氣質有中國人特有味兒。然而不管怎樣,終究是藏不起一股在商界打滾過的圓滑,「嘖,你們外國人就是不懂,這可是咱們的禮貌哪!」

    「王耀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好歹也是在這住了十多年有了,比起你這個三不五時就往國外跑的大老闆,我可不算外國人呀!」法蘭西斯見是熟人,也樂得不顧表面功夫,長腿一伸一邁,跨過騎樓擺設的盆景。

    走近車身,攝影師一手扶著車窗上沿,探頭向車內張望,「就你來而已?昨天傍晚柯克蘭告訴我的時候,我正奇怪你怎麼會約這種時候呢!如果是為了上次你贊助的聯合攝影展,我記得我已經整理好作品寄過去了,不必勞駕你這個大忙人親自登門吧!

    「法蘭你這麼見外作什麼!難得過來一趟不是為了談公事的,我承認是有點唐突,你就當是老朋友聚一聚唄!」王耀作了一個無辜的神情,「大攝影師不會計較小弟這點心意吧!」

    法蘭西斯錯開視線讓王耀捕捉不到他一瞬間不耐的眼神,心裡盤算了下亞瑟和曉梅大概不會在短時間內回來,何況兩個大活人也不需要他招呼,今天又店裡休息基本上無事可作。

    法裔青年一攤手,算是同意了。

    王耀眉開眼笑,傾身推了副駕駛座的門一把,「來來,上車上車!

    門外,法蘭西斯向後退了一步,拉開車門,矮身鑽進副駕駛座。

    「法蘭,還是你給面子呀!」年輕的企業家在法蘭西斯坐定之後友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聽音樂嗎?

    「看你習慣。」法蘭西斯為自己挪了個舒適的位子,順手拿起王耀收在車門收納空間的雜誌讀了起來。

    王耀見法蘭西斯不怎麼熱絡的反應也不惱,放了張搖滾專輯便發動引擎駛離攝影師的餐廳所在的小街。

    唱片裡的歌手聲嘶力竭的配合電吉他富有節奏感的伴奏嘶吼著,重新戴上墨鏡的年輕企業家偶爾還能跟著哼上兩句。

    依照人體工學設計的寬敞皮椅舒服的讓人不想起身,只有隱隱晃動的車身也足夠顯示這輛車在避震方面的優越性。

    法蘭西斯放下他其實不怎麼感興趣的財經雜誌,兩手背到腦後枕著頭索性閉目養神來消磨這段車程。

 

※※

 

    藻青色的湖面被微風吹皺了漣漪,幾隻綠頭鴨撲扇著翅膀搧動水痕的線條和湖畔親吻水面的蘆葦擁抱。

    依湖而建的步道環繞著下凹的公園曲折成一段躺在一片綠意中的棕色絲帶,恰到好處的融合進灰藍天空中一抹似有若無的卷雲。白灰的建築以流暢的線條隱身在花草斑斕的水彩畫中,有如飽含水的顏料暈過畫紙薄薄的透明感,和吸水後微捲的紙邊契合的像燒餅油條的組合。

    曉梅戳起盤裡的麵條,耳邊是餐廳悠揚的大提琴伴奏,離她不遠的落地窗投射進來的溫暖日光和輕擊在雪亮瓷盤上的餐具,儼然是一頓美好的下午茶。有英國人事先訂位,他們沒有多作等候,服務生優質的服務態度也讓人有一次愉快的用餐經驗。

    收走了甜點的盤子後,亞瑟淡笑著向對桌還還一口一口嚼著麵條的曉梅問道:「覺得如何?」

    法國籍女孩沒想到亞瑟會突然向他搭話,一瞬間愣住的表情像極了塞了滿嘴瓜子又被驚住的小倉鼠,惹的亞瑟一陣輕笑,才將水杯遞給她。

    嚥下嘴裡的食物,曉梅也同樣對亞瑟綻開一個笑容:「很好!跟法蘭做的一樣好吃!」

    聽到這樣的回答,亞瑟實在哭笑不得,「這樣呀!那還真是白花錢了,早知道就叫他早上弄一弄咱們帶來野餐就得了。」

    曉梅晃了晃玻璃杯裡所剩不多的檸檬水,看果肉的渣滓載浮載沉,「不,那太麻煩他了。」

    耳邊大提琴輕柔的伴奏換下,在這跳歌的空檔,彷彿一下淨空了靜謐的氛圍,外頭還是任風搖曳的繽紛花瓣,卻再也藏不住這也只是一處偷了草地的寧靜掩藏都市喧鬧的拙劣手法。

    「啊啊,不提他了。說說你吧,這次打算待多久?」亞瑟似乎是發現了曉梅笑意消逝的那一刻,主動轉移了話題。

    以鋼琴琶音作為開頭的曲目適時響起。

    「再三個星期吧!學校那邊我只請了開學後的一個星期。」曉梅隨意的答道,就像之前和亞瑟在網路上閒話家常那樣,和這個人她向來不必隱藏什麼,能自在地說出每一句話。

    「是嗎……那時間上挺緊的呢!」亞瑟習慣性的在思考時歛下眼睫,「報社那邊給出回覆至少還要兩天,也不知道警察到底靠不靠譜……

    見行事一向一絲不苟的英國人露出為難的神色,曉梅噗哧一聲笑了起來,「Mr.Kirkland,其實這樣就夠了,我也是抱著一試的想法,能得到線索我已經很感謝你了,你這麼竭盡所能地幫我,我爸媽都要懷疑我們是什麼關係了呢!」

    女孩笑得開懷,卻讓亞瑟正要拿水杯的動作頓了一下。英國人收回了手在桌前擺定,悠閒的色彩從他祖母綠的眼睛中消失,亞瑟開口時的聲調比平時低了些,「曉梅,有些玩笑是不能亂開的!」

    法國籍女孩抬眼看著莫名嚴肅起來的金髮青年,卻沒有半分意外的神色,「Mr.Kirkland,這不是玩笑呀!」

    這下倒是亞瑟愣住了,他感覺到眼前這他一直視為小女孩的少女,似乎在某個他不知道是時候發生了轉變,逐漸脫出他的認知。而意外的時間點他大致猜的到,只不過那天晚上他醉了,「梅,波諾弗瓦和你說了什麼嗎?」

    曉梅仔細的看進英國人平靜的眼裡,想藉此找出他說出這句話時的任何破綻。無奈生命經驗的差距明擺在那,單憑她的判斷也摸不透亞瑟的想法。

    嘆了口氣,她本想再讓這個愉快的下午茶持續一會兒的。

    「不,法蘭什麼都沒說。」法國籍女孩從隨身包裡拿出了早餐時她才在翻閱的小說,「因為他根本沒打算告訴我。」

    書本厚厚的紙頁攤了開,一只薄薄的書籤隨著重力落了下來,安安靜靜地躺在桌面上。

    跟在後頭的還有兩張相片:一張明顯是翻拍過的,而另一張看上去則像是經過放大處理為了突顯一個角落而有些模糊,但是不管哪一張,金髮碧眼的女性都含著笑容注視著鏡頭,彷彿她被定格的每個瞬間都那麼美好。

    亞瑟的注意力轉移到書籤上,略略泛黃的邊角和數行熟悉的花體手寫字。

    「但是,」他沒來得及去瞧曉梅的神情,而少女清脆的聲音就這麼傳了來,「Mr.Kirkland,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也是時候和我聊一聊這些巧合了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灣大好( ' ∀ ' )
  • 啊啊啊胃痛惹——(抗壓性超低)
    糜梓描寫景色的功力還是一如既往的活靈活現的說(●ˋωˊ●)
    這就是所謂的示現嗎(開始上國文課)((艸
    沒想到www原來NINI也出現了
    居然還是大企業老闆
    他究竟要把法國葛格載到哪裡呢?
    真是剪不斷理還亂Orz
    感覺一眨眼就10章過去了啊…時間真無情QAQ
  • 胃痛回將再繼續一兩章(寫得有點高興我一定病了
    十四章完結的宣言應該是不可能了((
    nini的出現是意外www
    下一章就會先解開兩個伏筆了!
    歲月不饒人(泣

    糜梓 於 2016/11/27 13: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