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
 
    鳥聲啁啾,溫潤的日光把室內熨燙地暖烘烘的,怡人的氣息將整個房間釀出假日的慵懶。日頭的仰角悄悄爬上被單一隅,正想給賴床的傢伙一份大禮,誰知道卻撲了個空。
 
    被子、枕頭整整齊齊的疊放好,床單平整的像是燙過一樣,不說的話還真不覺得是有人躺過的。
 
    不過昨晚也確實沒有人在上頭睡過。
 
    房間的另一角,一張堆滿了各式檔案夾的辦公桌前伏著一個男人,一頭金髮東翹西翹,埋在圈起的兩臂之間的腦袋時不時不舒服的扭動,露出底下壓在桌面上變了形的白淨臉孔。
 
    辦公桌的位子恰恰就在窗子下方,此刻陽光已經灑滿了桌面,落在青年蹙起的眉心,將英國人的睡顏一覽無遺。
 
    也不知是不是日上三杆的陽光過於熱情,金蔥一樣的眼睫翕動,英國人睜開迷濛的眼睛打算直起身子,卻被僵了一個晚上的腰給疼地沉吟了幾聲。
 
    「媽的,有夠疼!」亞瑟齜牙咧嘴地按住自己發麻的腰,深深懊悔昨夜沒撈回最後一絲清明,爬回床上也好睡個痛快,省得受罪。
 
    被這一番折騰,英國人未明的思緒也醒了七八分,這才開始檢討熬夜不成反連累了自己的腰,弓著背在桌上趴一晚上也沒得到該有的睡眠效果,這種傷身體的事做多了不出三十五歲就連女人都拐不上床了吧!
 
    亞瑟兀自訕笑起來。
 
    拐女人上床?怎麼,跟那混蛋住久了連思想都被他同化了是吧!
 
    內心吐槽著自己不符成效收益的行為,亞瑟關了牆上陪了他一夜的小夜燈,將桌上撥亂的資料攏了攏,收齊之後擺一邊去。昨晚為了幫曉梅聯繫上願意刊登尋人啟示的報社費了亞瑟不少工夫。
 
    金髮青年好整以暇的滑開通知,眼也不眨的把所有來自客戶的mail全都標示為已讀,邊抱怨社裡早該把這些雜七雜八的檔案也全掃成電子檔,免得老徒增他的麻煩。
 
    視線離開手機,亞瑟秉持節儉的精神喝了口桌上放了整整一夜的咖啡,帶酸的苦味讓他狠狠皺起眉頭,感覺自己像是吞了整壺的感冒藥一樣難受。
    
    「……這東西果然除了提神之外一無是處。」鼻翼間充斥著咖啡的澀味,懷念起紅茶香氣的英國人當機立斷放下手裡的馬克杯。
 
    一手按著太陽穴把熬夜的昏眩感揉開,亞瑟點開行事曆,按照常態在腦海裡把自己今天的行程在腦海裡大致走了一遍。
 
    「喂,小少爺!昨晚睡得可真熟呀!三分鐘內沒有在樓下出現,你那份早餐哥哥我就拿去餵流浪貓了,比起給你吃那更有價值!」不等亞瑟的思緒進入狀況,隔著門板就傳來法國人擾人清明的低低悶笑。
 
    「吵死了!」英國人煩躁的抓了抓頭髮,「馬上就下去!」
 
    門外幾聲得逞的笑意,腳步聲噠噠下了樓,超過十年的交情亞瑟用眉毛想都能勾勒出法蘭西斯欠扁的表情了。
 
    被法蘭西斯這樣一鬧,英國人也沒心情搗鼓工作,索性收拾掉檔案夾,換了套乾淨的襯衫就拎著包下樓去。
 
    明淨的窗几任由大膽的日光在原木色的餐桌上跳舞。金髮英國人從樓梯的轉角拐進一樓時,曉梅正端著一本翻譯小說悠閒的享用一桌燒餅油條、蛋餅薯條摻合的早點。
 
    「梅,你起得真早!」亞瑟揚起微笑,向桌前細細品味早晨的少女道了聲早。
 
    「Mr.Kirkland,不早了其實,現在已經九點四十五。」曉梅闔起小說,指了指牆上的掛鐘對姍姍來遲的金髮青年眨了眨眼。
 
    「哦,親愛的,這不一樣,你們昨晚可是早早就睡了,我可是有工作在身的人。」亞瑟舉起桌上七分滿的茶杯,抿了口裡頭清雅的高山烏龍,沖淡了清早起來的咖啡苦味。
 
    對茶葉有依賴性的英國人放鬆的舒了口氣。
 
    「Mr.Kirkland,你說的沒錯。不過你可能沒想到,昨晚的夜燈是法蘭幫你打開的。」法籍女孩看著亞瑟的動作,笑容越發的甜,最後甚至咯咯笑出聲,「還有,噗,我不得不提醒你,那杯茶是法蘭西斯的。」
 
    正享受著溫潤的茶香流進胃部的英國人聽到這話嗆地面部表情都扭曲了,咳的死去活來,心都要給嘔出來。
 
    「咳咳咳,梅,你怎麼不早說?」亞瑟揩去眼角的生理性淚水,帶點惱怒卻又無奈的問道----不知怎的,他就是無法對這女孩發起脾氣。
 
    「我以為這是你們之間的小情趣!」曉梅墨黑的眸子骨碌碌的轉,小女孩鬼靈精的古怪性子又重現在這名青澀未褪的少女身上。
 
    和兩天天拌嘴的傢伙處了十來天,法籍女孩的華語表達可謂突飛猛進。不過也不知是不是人性使然,好的不學總學些壞的,把兩人嘴上功夫學的有模有樣。
 
    「……好吧!但你別和外頭的人這麼說就是了!」看女孩笑盈盈的眼睛就曉得她根本只是拿自己打趣,亞瑟也就不認真和小年輕一般見識,只還是忍不住感嘆:「你和那傢伙學壞了!」
 
    女孩就是淺淺一笑,沒有答話。
 
    少了話題的沉默沒有持續太久,亞瑟一直放在手邊的智慧型手機倏地震動起來,英國人抬手向曉梅示意後便側著身子接起電話。
 
    『喂!柯克蘭嗎?』
 
    來電的是徵信社裡的同事,說是今早預約的客戶改了時間。
 
    亞瑟先是腹誹了下最近的顧客全是些朝令夕改搖擺不定的軟弱人,再核對了下今天的行程意外的發現竟然空出了整個早上。
 
    「那我今天就不過去了,有急事再聯絡我!」
 
    亞瑟隨手掛斷通訊,目光對上了屢屢朝他丟眼神的曉梅,後者一臉疑惑的回望他。
 
    英國人從不像法國人那樣拐彎抹角:「法蘭西斯說過沒有,今天他和人有約了?正好昨天報社那邊也喬定說會把照片刊在報上,警局有查到相關檔案會聯絡我。你的事情基本可以先放心了!」
 
「如何?難得沒事,早上我有空,有什麼想去的地方,我可以帶!」
 
    亞瑟直白的邀約和澄澈的眼神,硬是抹消了句子裡「約嗎」意思十足的味道。
 
    「嗚……」本想再調侃他幾句,但看亞瑟一臉認真的模樣,曉梅還是找了個正經的答案:「那個……秋紅谷?」
 
    「哦…你竟然對一個大窟窿有興趣呀…好吧!」亞瑟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對了!怎麼一直沒見到那混蛋!」
 
    「你說法蘭西斯?」曉梅又捧起了她的小說,為自己注滿一杯茶,「他剛剛端著你的早餐出去了。」
 
    「出去?做什麼?」英國人不解。
 
    「說是餵貓?」少女眉眼帶笑。
 
     「靠!」亞瑟爆出粗口,一再挑戰神經的事徹底磨掉了英國人的紳士形象,「那混蛋敢?」
 
    「我不敢做什麼?」風鈴湊響,法裔青年拎著塑膠袋步了進來,在亞瑟羞惱的注視下,把一袋熱騰騰的包子堆到了桌上的食物中間,「拿去,等你下來那份早就冷掉了,我才不會做這麼賠錢的事!剛剛才買的,趁熱吃呀!」
 
    瞥了眼曉梅忍笑忍得要內傷,深知自己被耍的英國人憤憤的撈了一顆包子窩到另一張桌子生悶氣去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