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

三個小時說快不快,距離法國籍女孩的即興演奏後又淨空了三桌,接待了兩組客人。小忙了一陣後,LISA's今晚的營業時間也接近尾聲。

曉梅將提琴妥當的收回展示櫃後,立刻急火火的要衝回廚房幫把手。

法裔青年早了她一步,沒等她進到廚房已經用備好的料開火烹飪了,見曉梅出現,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打發她去看櫃臺,理由是英國人醉倒了。

少女在原地愣了半會兒,直到平底鍋裡的油噗滋炸開後才回過神來,滿臉失落的應了聲就逕自往外離開廚房。

熱氣騰騰的料理台前,法蘭西斯抹了把汗,他當然沒錯過曉梅失望的表情,但短時間內,他真的找不到和法國籍少女共處一室的自信。


雖說櫃臺的工作不像廚房裡極需高度注意力和技巧性,但不表示就能蒙混過去,接連幾桌客人結帳時,曉梅弄混了菜單,傻愣得瞪著攝影師取的花式菜名發呆。

好在這名年輕女孩精彩的演出給客人留下不錯的印象,只是笑著要她多磨練,曉梅也勉勉強強撐了過去。

好不容易在餐廳玻璃門掛上了「休息中」的牌子,曉梅長舒了一口氣,滿意的回想今天遇上的種種。

漆黑的夜幕中點上稀疏的星子,在光害嚴重的市區已是實屬不易。曉梅忍不住多望了兩眼,才闔上門引來風鈴一陣叮鈴作響。

回到餐廳室內,最後欣賞了會兒透過油紙傘柔柔映在四圍的燈光,曉梅摁下開關還給墨色的夜晚該有的幽靜。

餐廳裡頭只剩落地窗外斜斜照進來的月光,顯得偌大的空間裹上一層孤寂的意味。

曉梅這時才感覺一股疲倦襲上來,方來到臺灣連時差都沒來得及調就經過這樣一番折騰,她都覺得自己能挺過來真是不可思議。嗅到滿身油煙混著汗水的味道,曉梅嫌棄的皺皺鼻子,一心只想著找到浴室好好沖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摸索著晦暗的空間,曉梅正欲轉身忽地就撞進一個暖和的胸膛。

被猛然一撞的人發出一聲悶哼,低低的喉音讓曉梅認出是剛收拾完廚房的法裔青年。

法蘭西斯微微汗濕的襯衫上沾著和她相似的味兒,聞上去臭烘烘的卻沒來由的帶給曉梅安心的感覺。

下意識的在這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下又窩了一陣,曉梅這才低道一聲「不好意思」,和法蘭西斯拉開距離。

在淺淡的月光映照下,法蘭西斯瞥了眼女孩一雙發亮的眸子,心頭一緊,默默掐了下自己的掌心才開口:「跟我來。」

攝影師扔下話就頭也不回的轉身,曉梅依言跟上。她自然是察覺法蘭西斯的不對勁,但是探究人隱私從來不是法國人的習慣,曉梅也就將這點心思收在心底,一步一趨同法蘭西斯上了樓。

樓梯間只留下一盞昏昏欲睡的小夜燈,恍恍忽忽的發出晦澀的光。兩人不多語,蹬在地上的腳步聲成了主旋律,規律的響著。

兩名合租人的店面包括了二樓的預設用餐區,不過營運方針決定他們用不著那麼多席位,於是將二樓隔成數個空間作為起居用途。

上樓途中碰上躺屍在樓梯間、醉得找不著南北的英國人,法蘭西斯踹了兩腳確定不省人事後無奈的示意曉梅幫忙把人搬上樓。

好不容易把醉醺醺的英國人扔在他房間的單人床上,醉鬼被這有些粗暴的動作疼得呻吟了幾聲,大概是處在不怎麼舒服的夢裡。曉梅貼心的給他解了兩顆扣子順順氣,卻也不見亞瑟緊鎖的眉頭有舒展的跡象。

法蘭西斯從櫥櫃拿出一條毯子蓋在滿身酒氣的亞瑟身上,指了一旁半掩著門的房間給曉梅看,「行李我已經放進去了,整理完就早點睡!我去幫這個混蛋弄點醒酒的東西。」

法國籍女孩輕輕頷首表示自己明白了,又衝法蘭西斯露出一個笑容。

正準備下樓的攝影師明顯背脊一僵,良久才轉身也作出回應:「謝謝,今天……辛苦你了…」

曉梅聞言笑容擴大了些,向法蘭西斯眨眨眼便一溜煙鑽進一旁的房間內。

法裔青年以回首的姿勢望著女孩身影消失的方向,他的眼神如石沉大海,結起的一片薄冰下翻攪著海水,暗流四佈。


佈滿水霧的半透明玻璃門在開啟的一剎那吐出一口白騰騰的蒸氣,水氣氤氳下,曉梅換上休閒服裹著大浴巾的身影矇矓了幾分。

法國籍女孩暢快的舒了口長氣,濕漉漉的長髮掛著水珠,被熱氣包圍的身子讓她像貓兒一樣滿足的瞇起眼睛。

沖了熱水澡,曉梅感覺自己換下全身的疲憊,輕飄飄的很是受用。

沖澡時淅瀝的水聲中,曉梅依稀聽到過隱約的腳步聲,猜是法蘭西斯忙完了廚房裡的工作,給亞瑟送水來的。

一面擦著頭髮,少女環顧四周。法蘭西斯為她準備的客房就緊挨著他的房間,對面是喝了個爛醉的英國人。

房間內的設計是簡潔的現代風,床組傢具看上去也是IKEA搬回來的。比起樓下餐廳質樸的風格,客房簡明俐落的多,塗上厚厚白漆的牆就搭暗色系的被單,角落裡擺著裝飾性質、目測有一米高的藝術花瓶。

整體不算繁複,卻也不至於過分單調,設計者將兩者間的界限拿捏的很精準。

該不會也是亞瑟的主意吧!

法國籍女孩想起癱倒在隔壁的英國人,不禁出聲輕笑。

在和他隔著螢幕交流的兩年內,亞瑟給她的感覺向來是穩重、絕不讓自己節外生枝的,就連寄照片過來時都特意叮囑這是他跟拍客戶的嫌疑人無意間留下的,要曉梅千萬不可以輕易洩漏出去。

誰想得到,如此注重小節的人在酒精的權威下也是毫無招架之力。好在沒有亂嚷著發酒瘋,把自己建立起的威嚴全毀於一旦。

曉梅抽開擰乾了頭髮的大毛巾,將飽含水氣的棉製品隨意的掛在廁間外的一把木椅上。

她的那只大行李箱正橫在鋪了暗色瓷磚的地板上,原先疊得整齊的衣物已經在進浴室前破功,翻的七零八落。

曉梅看著亂得可以的行李箱癟嘴,想在這亂堆中找出吹風機顯然是難比登天。法國籍女孩蹲下身,認命的收拾起自己隨意的後果。

隔著一面牆,攝影師的房間悠悠傳來一曲提琴協奏。曉梅頓了下動作,想不到法裔青年還有和她相似的音樂品味,這讓她不免生出一絲親近。

好奇得探頭向走廊張望,曉梅往樓梯間沒見著攝影師的蹤影。琴音倏然拔高,將女孩的注意力牽引往相反的方向。

曉梅邁開的步伐站定在法蘭西斯房間門前,一扇寬厚的木門虛掩著,漫溢出的音律挑起人揭開秘密的欲望。

法國籍女孩伸手推了門一把,木板依轉軸滾動的線條畫出一面扇形,向內微微敞開。

潘朵拉的盒子開了一條縫,縱然知道不該窺探,好奇心仍是不會放過一絲一毫的可能性。

「法蘭西斯!」曉梅象徵性的喊了聲 ,安慰自己是為了找人才私自進入的,不構成窺視的罪名。

少了門板的阻擋,房間內意外沒有人的氣息,黑洞洞的連一盞光源也不見,偌大的落地窗也蓋上厚重的帘子,活像永晝時躲避陽光的北歐人。

法國籍女孩遲疑的踏出幾步,咚地腳邊踢上了重物。彎身一瞧,竟是拆卸下的攝影器材,零零散散的落在房間的四角。

曉梅小心翼翼的跨過價值不斐的器材,心裡納悶著,表現出對攝影百般喜愛的法蘭西斯怎會毫不愛惜的就將第二生命一樣的攝影器材扔在地上不管不顧。

好不容易摸到牆邊,總算讓曉梅找著了開關,施力找回了室內的光明。

一下子過分的亮度刺疼了她的眼睛,曉梅瞇起眼,等適應了週遭的光亮後女孩再次審視四周。

拆解下的器材依然躺在木紋地板上,小提琴音從一台立在桌面的環繞音響傳出,兀自流轉著。唯一較之前清晰起來的景象只有緊貼在牆邊,毫無章法的堆了些雜物的行軍床。

整個空間完全看不出擁有者曾為整理上心過的跡象,只像是寥寥幾筆帶過的草稿。

至此,曉梅更加無法理解法蘭西斯對生活的態度,種種相處看來,法蘭西斯實在不像會放任事務衰頹的性子。

雖說人都不會只有一個面相,但曉梅直覺她遺漏了一個重要的關鍵。決定性的將缺塊的拼圖抹除了一角。

曉梅用眼神四下搜索,掃描能勾起印象的物品。

光線撞進瞳膜,在腦中轉換成型。

一只樸素的相框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正確來說是照片裡女性手中的提琴。

邊角褪了色的相片中,燦爛笑著的年輕女孩有著一頭漂亮的金色短髮,湛藍的雙眼真誠的洋溢驕傲的喜悅。

曉梅並不認識這名女孩,何況照片看上去還有些年代,令她倍感熟悉的是女孩抓在手裡的小提琴。

細細的琴頸上,旋首雕刻精緻,一隻獅首張口欲咬,背板和面板的拱狹而高,是典型的雅各布·施泰納琴型。

這些都算不上什麼,可搭上曉梅今晚的演奏經驗就不得了了。

這分明和樓下展示櫃上的是同一把琴!

曉梅壓下滿心的驚疑不定,把相框翻了個面,在底部的邊緣尋到一行以法文書寫的字:Lisa, 17, Vienne musique concours gagnants violon(麗莎,17歲,維也納音樂比賽小提琴優勝)


                                           --TBC--


這裡已經寫好很久了TT
預計這章要揭開真相的,但一想到要揭發就好沈重呀!法國哥哥千萬不要OOC不然會很出戲呀!
下一章一定會揭曉的(逃
預計14章完結,可能會拖延幾章,外加一篇番外,糜梓會努力更的,不是月更,不是(自己講

BTW,法文見goole、音樂比賽我掰的不要太認真

連假還有一天,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灣大好( ' ∀ ' )
  • 嗚嗚嗚對不起糜梓大大,我到了20號才發現你更文了(捂臉)
    不行惹…這點程度就已經讓我好心痛了((平時吃太甜習慣一虐就爆炸型
    我究竟能把這段挺過去嗎??!(超煩的這傢伙
    麗莎果然就是貞德姐姐嘛>3<
    金色短髮、湛藍雙眼,漂亮的聖女大人(讚)
    雖然本人不吃法貞(艸)
    14章完結嗎?!糜梓對我也太好了吧Q∀Q
    原本還想著會是個令人害羞的3P同居短篇
    沒想到是4P(WTF)愛恨糾纏的長篇,這…(噴鼻血)
    為了糜梓的對我的一片真心及厚愛!
    不管了!就算中間是毒藥,只要結果是HE我一定會拼死拼活的撐到最後啊啊啊!
  • sorry 是我更太慢了(捂臉 看那些日更的太太……
    放心一定是HE的!愛恨糾纏絕對不會BE吧!最後不管跟誰都很棒(並沒有
    麗莎確實就是貞德姐姐!恭喜猜對!不過這篇裡比較像自創吧……吃不吃法貞其實影響不大ww(自己說
    依我的字量可能…會再爆幾章,所以也說不準…
    總之敬請期待囉!

    糜梓 於 2016/09/22 07: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