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

就似要印證亞瑟扭捏不肯承認的事一般,熄了燈的廚房忽地傳來一聲悶響。

碰!

饒是原本劍拔弩張的兩人也不由得一愣,尤其是亞瑟,他的表情只能用錯愕來形容。

「我的聖母啊!小亞瑟你不會是動了微波爐吧!」伴隨而來的一股焦味叫法蘭西斯驚的扔下手邊正在整理的器材,慌慌張張的衝進廚房。

曉梅同金髮的英國人雙雙被晾在餐廳裡,不禁斜眼瞥向明顯釀禍的亞瑟。

米色格子衫此刻只有突顯英國人慘白臉色的效果。亞瑟兩條濃濃的眉毛緊緊扭成一團,嘴裡喃喃念著,「不可能的……我明明全照食譜上來的呀……」

「哦是嗎?你倒說說哪本食譜讓你把沒發的麵團塞進微波爐裡的?」法裔攝影師用隔熱手套端著一盤看不出原樣狀似麵團的焦黑物體,臉上表情似笑非笑,
「連蛋都沒打勻,虧你能扔著還在微波的食物就走,也不蓋個蓋子,哥哥我該說還好你沒動烤箱嗎?不然今晚訂位的六組客人就真全完了!」

亞瑟簡直不敢直視那盤不知何物的焦炭,嘴上卻還是死鴨子嘴硬,「可就是你個混蛋不准我用烤箱的,逼不得已只有微波爐啊!還不都加熱用的!」

「藉口!曉梅啊你快看,這就是就典型的找藉口啊!」法蘭西斯擱下那盤不明物體,一手搭上曉梅的肩一臉沉痛的向亞瑟搖頭,「聽哥哥我的話,以後千萬別成為這樣的大人!」

「喂!混帳東西!」見曉梅被唬的一愣一愣的,亞瑟邊罵著邊想把人拉回身後。

「欸欸,別用你的料理死亡之手碰曉梅,那會傳染的呀!」

兩個大男人之間奇妙的拉鋸戰就此展開,成了夾心餅的曉梅頓時有些不知所措,「等、等等……」

「別逃避責任,不都你出去閒逛了一個下午才害得我不得不設法挽救一點進度!告訴你,上次被你騙來包下我們餐廳的那個貴婦,就是我之前案子調查的對象!這次誰知道你又是捅出什麼婁子!你說說,只剩三個小時不到是來得及嗎?」

「啥?柯克蘭你是在說什麼!那位夫人只是需要一個私人的空間療療情傷,哥哥我只是出於善意的幫了忙而已!而且我這不趕回來了嗎?倒是誰把情況弄得更糟咧?」

眼見扯著她兩個臂膀的傢伙越演越烈,曉梅忍不住拔高了音量。

「我說,等一下!」

聽見曉梅發話,原本隔著她吵得天南地北的倆一齊轉頭望來,這一次兩人倒是挺和諧的。

被兩道視線齊齊盯著,曉梅喊話的氣勢也沒了,囁嚅的說道。

「那個……甜點…我會一點……」

「哦?」法蘭西斯眼前一亮,親暱的撞了下曉梅的肩頭,「就知道老家來的姑娘就是不一樣,和這全世界最沒資格批評料理的英國人果然不能同日而語!」

亞瑟像是終於意識到自己正失禮的拉著女孩子的手臂,觸電似的彈開,又自顧自整了整衣領作鎮定的搭話,「不就是會做甜點嗎?曉梅你別聽他胡說。不過倒是真的要請你幫這笨蛋的忙了!」

聽兩人的話是要無條件的信任自己,曉梅漾起了笑容,生疏的中文都多了幾分雀躍,「我,會努力的!」


※※


傍晚近黃昏,窗外透過的紅霞拉長了原木桌椅狹長的影子,在黑影的邊緣鍍上一層明晃晃的光暈。

桌上已經佈置好桌巾和餐具,餐巾也折成完美的形狀立在座位上。完成這一切工作的英國人正端著茶杯,時不時咬一口切好的慕絲蛋糕,享用著他遲來的下午茶。

「喂,柯克蘭,別偷懶了!叫你弄的茶好了沒!」一旁的廚房內探出法蘭西斯換了套廚師服的半截身子,對坐正舒服的亞瑟吆喝了一句。

茶還沒送到嘴邊就聽到合租人理所當然的指使,亞瑟差點沒把前一口茶吐出來,抬起頭來惡狠狠的回道:「弗朗西斯你是把我當實習生了是吧!隔個五分鐘就要喊一次,你不累嗎?」

正要收身回去的法蘭西斯頭也不撇的聳聳肩,留得聲音在餐廳裡迴盪,「嘛,只是讓你發揮下剩餘價值而已,人家曉梅都比你有用的多!」

亞瑟不滿的捏緊了手中的杯子,卻少見的沒有回嘴。

金髮英國人綠的透徹的眼睛漾起一波曖曖不明的漣漪。



相較外頭的閒散,廚房內是別樣風景,兩人的身影交互穿梭,爐子上三四個鍋冒著滾滾白煙,滋滋油響伴隨濃濃香氣擴散在每一個角落。

「曉梅,冷盤等等端到B桌。剛剛告訴你Espagnole(褐色醬汁)的步驟都熟悉了嗎?。」

「comprendre(明白).」

「第一批製作的tarte au citron(檸檬塔)外皮太厚了,還有改進空間。」

「Je sais(我知道了).」

法蘭西斯取出烤得邊緣微微發焦的羊排,趁著空檔往旁邊斜了眼,內心感嘆今天真是搬到救星。

少女挽起頭髮束在腦後,從側面看去,脣線抿起,墨眸專心致志,一雙纖白的手穩穩當當的裝飾著甜點。

比起曉梅的專注,法蘭西斯為自己的走神感到稍稍歉疚,拉回注意力專心和眼前的食材奮戰。

「呼……」鋪上最後一層巧克力花,曉梅抹了抹額間因廚房的熱氣而沁出的汗珠,微微放鬆下緊繃的肩頭。

經過法蘭西斯天花亂墜的描述和亞瑟偶爾幾句糾正或炸毛後無意義的回嘴,曉梅多少了解這間餐廳的經營模式。

鑒於開餐廳都不是兩人的本業,而真正能夠撐起廚房的又只有一個人(亞瑟堅決否認這一點),這間名為“LISA's”的法式餐廳只開放晚餐時間採訂位式。

不過其良好的服務態度和道地的法式料理依然每每開放訂位都呈現滿席狀態。

以上純屬法蘭西斯圖文並茂的官方說法。

添加亞瑟的吐槽和曉梅從兩人互動間的自我揣摩,實際上應該是這樣。

身為自由業攝影師的法蘭西斯實在不太能要求財源穩定,而亞瑟身為一間偵信社的副把手,雖然能確保收入,但實在不想白花錢養一個閒人,乾脆將合租的店面經營成餐廳,賺些餘裕順便讓法蘭西斯發揮第二專長。

『結果沒料到那傢伙靠著一張臉和花言巧語就把餐廳的客源擴展的有聲有色。』

雖然最後一句是亞瑟事後跟她咬牙切齒表示的,但是這一點上曉梅存著懷疑。

如果法蘭西斯真如亞瑟描述的那樣四處拈花惹草,那餐廳特地取上一個女性的名字實在說不過去。

LISA's……

「曉梅,你有聽到嗎?」冷不丁的法蘭西斯回頭喊了一聲。

「快好了!」曉梅心不在焉的應道,放下手邊的甜點,端起前菜往廚房外頭走。步出熱氣蒸騰的廚房,餐廳裡頭清冽的空氣讓昏沈的思緒一下清醒了三分。

曉梅朝著向她迎面起身的亞瑟點頭示意,英國人瞭然的指了個方向,並從她手裡接過一盤冷盤前菜。

「弗朗西斯那混蛋沒有壓榨你吧?」亞瑟向廚房的方向瞪了一眼,轉過頭來滿面憂心的神情看著曉梅。

「沒有,亞瑟先生多慮了。」曉梅擺好手裡精心擺盤過的前菜,對亞瑟的問句莞爾帶過。

「嗚……也是,畢竟是你,就算不知道,他應該還是會下意識的對你好吧……」亞瑟出神的望著剛擺上桌的冷盤,近乎自言自語的音量讓曉梅不得不湊近耳朵聽。

「亞瑟先生?什麼意思?」曉梅見亞瑟連連恍神,不得已輕輕拍了下英國人的肩。

金髮青年反應卻出奇的大,整個人狠狠震了下,一看曉梅一臉困惑的望著自己這才擺擺手隨口答了句,「Lisa,我沒事。」

「曉梅!!快來幫忙!!!」曉梅正奇怪亞瑟突然迸出的人名,廚房內突地傳來法蘭西斯手忙腳亂的呼救聲只好作罷。

餐廳座位區裡回歸傍晚的寧靜,亞瑟經過一番意識形態的折騰,茶也喝不下了。順手把蛋糕收進櫃臺旁的小冰箱,亞瑟又應付了兩組客人更改預約時間的電話,廚房裡才遲遲響起法蘭西斯和曉梅完成所有食材和料理的準備後,歡呼擊掌的聲音。

在第一組訂位客人預約時間的前十五分鐘,LISA's的兩名老闆和一名臨時打手終於把餐廳裡弄得人模人樣,配得上端出來的法式料理了。

亞瑟看渾身沾滿油煙味的兩人樂極了像兩個小孩子用法語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英國人難得的沒有出口嘲諷,只是噙著微笑悄悄的壓下身後一個開關。

頭上倏地一亮,點亮只有寥寥星輝照明四周。

「哇……」和法蘭西斯正談得興高采烈的曉梅,下意識就抬頭看去,出現在視野裡的景象讓她不自覺發出讚嘆的聲音。

懸在天花板上的一片油紙傘隨著發光的燈泡亮起柔和的光芒,光影交錯在擺放整齊的原木桌椅上,說不出的好看。

「好美……」曉梅在原地轉了一圈,圓圓的眼睛睜的大大的,由衷喜歡著眼前的景象。比起法國宮廷式裝潢講求的富麗堂皇和極致的美,或西方稜稜角角的裝飾,這樣貼近生活,淳樸又不失美感的異國風情想必對她而言十分新鮮吧!

「怎麼樣?那可是哥哥我一把一把掛上去的哦!」法蘭西斯驕傲的向曉梅炫耀著,換來意外沉默的亞瑟一枚白眼。

「厲害……可是,為什麼是傘?法國料理,不是嗎?」欣賞完滿屋子漂亮的油紙傘,曉梅倏地想起一個最基本的矛盾。

這個問題讓法蘭西斯一下子語塞。法裔青年抿了抿嘴脣,良久才憋出一串答案,「這個嘛……因為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非常喜歡臺灣這裡的文化,都快超越喜歡我的程度了!這些算是為了讓那傢伙高興吧!」

昏黃的光線下,攝影師朝法國籍女孩彎起一個隱諱的笑容,「也是報復一下她竟然丟下哥哥我就跑了!」

「哦……」明眼人就能察覺法蘭西斯的笑容苦苦的,沒有了平時自信的影子。對此,曉梅只能發出一個意義不大的單音。

亞瑟沉下眼,視線在法蘭西斯和曉梅之間打轉,最後又定格在曉梅身上,似乎在期待著她能打破尷尬的氣氛。

也不知有沒有接收到亞瑟投過來的目光,不消片刻,曉梅便蕩開了甜絲絲的笑容。

「誰說的?」

「嗯?」法蘭西斯回過神來,一個明晃晃的笑臉就呈現在他眼前。

曉梅踏出步伐縮短了她和青年的距離,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得法蘭西斯向後退了好幾步,卻忘了他們身周都是桌椅,嗑嗑絆絆撞歪了好些椅子最後抵在桌子邊沒了退路。

曉梅卻也不見有收手的意願,直到將要貼上他身子的一刻才陡然停下。

法蘭西斯抵著桌緣,少女溫暖的體溫在他四周圈出一個曖昧的範圍,他一抬眼就撞進曉梅的瞳孔裡。

少女的笑容有著法國女人的浪漫,和獨屬她自己漾著水色的翦翦墨眸,使得這個屬於調情的動作沒有渲染上半點欲望的味道。

「她看到了,」

法裔青年海一樣藍的瞳孔猛地收縮,不只是曉梅帶著笑意呼在他面頰上的氣息,還有那咒語一般的句子,如同纏綿的夜風緊緊密密的環繞在耳畔。

「當你正看著的時候!」

沒來由的,法蘭西斯攬過了法國籍女孩的雙肩,將人緊緊擁進懷裡,兩人相貼的體溫和趨近一致的心跳。

依賴溫暖是人類的本能,法蘭西斯將頭埋進了曉梅的頸間,低低出口的聲音被埋沒在攝影師難得展現的脆弱下。

「曉梅,謝謝你。」

女孩像是安撫小孩似的拍了拍法裔青年的背,掛著的笑雖有些不明所以卻仍然帶著喜悅。




過不了幾分鐘,當傳來風鈴撞擊玻璃門的聲音時,攝影師就會驚嚇的脫開和曉梅的擁抱,嚷著來不及了邊衝回廚房去準備料理。被留下的女孩會尷尬的用不太標準的中文領著目瞪口呆的客人入座。

LISA's今晚的預約式晚餐依然一如既往的展開。

※※※

亞瑟默默退開到餐廳後院內,背對著屋裡的兩人摸出了口袋裡的香菸。

打火機喀啦一聲點燃了裊裊煙霧。

作為偵信社員,英國人敏銳的直覺此刻正攪擾著他的種種思緒。

深深吸了口菸,金髮綠眼的青年朝霧金色的月色吐出濁濁煙靄,亞瑟眼神複雜的勾出了一個澀笑。

他垂下頭,低聲喃喃,「Lisa,你還真是……照樣愛給我們找麻煩……」
          

                            ---TBC---



首先向all灣醬道個歉,因為想著這是最後一個可以好好玩的暑假,所以行程一不小心排的太滿了囧
文也從說好的周更變成月更了啦QAQ
誰來好好給我糖與鞭子吧(何
這章的感覺希望不會太突兀,粗劣的伏筆什麼的就愉快的吐槽它吧!
第一次寫大綱感覺好新奇,寫完有種已經把文完結的fu~ww
有路過的文手可以和糜梓交換一下寫大綱的心得嗎~
大家暑假愉快~


Free Talk
無法駕馭瀏海不要輕易嘗試啊(慘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灣大好( ' ∀ ' )
  • 哈囉~感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ww
    這章又再次突破我的想像啊!
    原來亞瑟是徵信社的員工啊,真是…很符合他?破壞(???)別人幸福的職業(ry
    Lisa…是小灣的媽媽嗎?!還是之前提過的大姊姊?!我很好奇啊啊啊!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看到小灣以類似壁咚的姿勢逼法國哥哥到牆角時興奮了幾分鐘才冷靜(什麼東東
    說句嚇人的,我其實曾經試著寫小說,
    我是會在腦內把小劇場跑一次,然後直接寫關鍵字下來,然後…就滿足了ˊ▽ˋ(等等
    寫大綱就嫌麻煩,所以……ˊ∀ˋ
    覺得糜梓大大是個謹慎的人啊
    真是太令人崇拜了(膜拜)
    文章可以慢慢寫,人生能夠爽的時候、就痛快用力地玩吧!
    千萬別留下遺憾哦(⚫ω < )~☆
  • all灣hi~
    原諒亞瑟吧他不是故意的(故意的是你吧
    破壞人家婚姻感覺好貼切呀怎麼瓣!!
    Lisa嗎……其實可以從法國哥哥的角度去推ww
    敬請期待囉ewe(奇怪的顏文字
    其實那段是意外啊!可是真的好想看小灣推倒法國哥哥所以一時控制不住麒麟臂就寫下去了!!
    被壁咚的法國哥哥,nice!
    喔喔All灣醬的小說!好奇耶!感覺關鍵字帥帥的!腦補真的超滿足的~

    不我絕對不是謹慎的人,只是覺得很好玩試試看而已(結果之後通通看不懂ww
    人生千萬別遺憾!

    糜梓 於 2016/08/05 16: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