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我爸爸也是分隔線=======

「媽媽!?」

饒是見識廣如法蘭西斯也不禁納悶的重複了少女句末的兩個字。

少女點了點頭,臉上的笑容還是優優柔柔的看不出異狀,好像回答前的遲疑只是一個幻象。

「等等……」法蘭西斯頓時覺得腦袋有些打結,他覺得他需要一杯CRU Classe級別的紅酒壓壓驚,「意思是,你是來臺灣尋親的?」

女孩眨了兩下眼在腦內搭配法蘭西斯驚疑不定的神情,翻譯完這串中文的意思後將微笑又揚的開了些,「來找原來的媽媽,說我很好。」

少女澄淨明亮的墨眸裡閃動的念想十分純淨,生疏的中文雖然一字一字像刻出來的,但帶著企盼的語氣挑不出一絲虛假。

法蘭西斯盯著女孩看了許久,對方也毫不避諱的回視他,甚至還俏皮眨了眨眼。

這場對視中最後是法裔青年率先敗下陣來,「……好吧,我姑且不管這事前因後果、真假與否,你訂了飯店吧!看你這模樣也很難和司機大哥說清楚。地址給我,我送你去唄!」

誰知,女孩在怔怔交出自己的行李箱,放進攝影師遞來的手裡後,才滿臉困惑的描摹法蘭西斯的嘴型,喃喃:「飯店……?」

聽身後渾然無知的自言自語,法蘭西斯腳下正要邁步的動作一個踉蹌,險些腦袋就直接嗑了車站大廳的磁磚。

優先救好自己的單眼、穩住步伐後,法蘭西斯迴身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瞪著少女:「別告訴我你壓根沒訂飯店!」

女孩倒是挺誠實的點了點頭。

法蘭西斯無語問蒼天。

對自己顏值頗有自信的攝影師首次深深感受到來自世界的惡意和人心的險惡。

得,這傢伙說不准是鄉下酒庄的村姑,還是中世紀穿越來的?覺得敲敲別人家大門就能借宿一宿的呀!

「那你晚上哪住?既然是尋親的話不可能是親戚家吧!」法蘭西斯耐著性子繼續問,總覺得自己像人家大哥一樣。

少女聞言思索了下,突然頓悟似的奪過法蘭西斯手裡的行李箱就地攤開,在一堆衣褲、用品中翻翻找找,好一陣才發出一個欣喜的聲音:「找到了!」

法蘭西斯好奇的湊過去看,也不管路過人投來的側目,只見女孩手裡捏著一張明顯有揉過亂塞痕跡的便箋。

「網友!」少女笑著把字條遞給他,簡單一個詞解釋紙上內容的來歷。

接下紙條,本還想念幾句「網路上的人你也信」「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云云的法蘭西斯,在讀完便條上字體方方正正和主人一樣生澀的中文字組成的地址後,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怎麼了嗎?」少女也讀出法蘭西斯臉上的古怪,湊上去看看自己寫的便條。

有些四不像的字體還是那個樣子,沒多一撇沒少一橫,雖然絕對稱不上好看,但女孩自認還不至於到看不懂的地步吧!

「你這……是在耍哥哥我嗎?」法蘭西斯嘴角抽搐的指著紙上再熟悉不過的地址。

不只世界的惡意,他連上帝的玩笑都深深體會到了!

「嗯?」少女一臉不解的歪了下腦袋。

「這。」法蘭西斯重重戳在可憐的便條上,一字一字咬牙切齒的說,「TMD就是我家地址呀!」

「欸?」

==================

再三確認過那張據稱是網友發來的地址和法蘭西斯居住地根本一毛一樣後,兩人間陷入深深的尷尬。

來往川流的人潮中,他們看上去就是個異類,配上一旁尚攤開著的行李箱,還真有那麼點像鬧了彆扭的情侶檔。

良久,還是少女伸手去揪住法蘭西斯的衣角,用小動物似的眼神可憐兮兮的看著臉色發青的攝影師才結束這段沉默。

「算了,總之你先和我回去,之後再好好和那個白痴算帳。」法蘭西斯受不住撇頭不去對女孩的視線,破罐子破摔的蹲身下去把行李箱闔上,一把拉起,「哦,我和另一個傢伙合租的房子。」

「欸……哦……」女孩瞧了眼被鬆開的手掌,對法蘭西斯的轉變有點適應不良。

「做啥?不跟上要被丟下嗎?」先走開了幾步的法裔青年轉頭喊了一聲。

「來了……」少女咕噥著的應了句,含帶了點不明所以的茫然。

法蘭西斯車停的不遠,就在前站右轉步行不過三分鐘路程,一個麒麟地充當的停車場內。

少女一直到看著法蘭西斯把她的行李塞進了後車箱才有點真實感。

攝影師的代步工具是部挺樸實的廂型車,別有洞天的倒是裡頭的配置。腳架、大炮鏡頭、雲台、超望遠鏡等一些攝影設備一應俱全,此外廂型車的後座打掉形成一片空位,置了些鍋碗瓢盆,甚至還有個小型冰箱。上頭堆著幾本厚厚的圖鑑和一疊凌亂的筆記,一旁還配了一條棉被一顆枕頭一件亂糟糟的雨衣。

儼然一副經常在外頭過也的樣子。

「最近常上雪山拍些貓頭鷹、領角鴞之類的鳥類,別太在意。」法蘭西斯在一團亂中挪了個位子放行李箱,習以為常的語氣顯示出攝影師不乏類似的經驗。

「真厲害!」關上後備箱門的同時,背後傳來的稱讚讓法蘭西斯頓下了動作。

青年瞥了眼少女,後者晶晶亮亮的眸子由衷的讚歎著。

「那是自然,哥哥我嘔心瀝血的作品,哪一件不是曠世之作呢?」專業受到稱許,任誰聽來都是順耳的,大攝影師心情一好,領著女孩來到前座還給她開了門,「說來,我還不曉得妳的名字呢?」

女孩眨眨眼,那些自吹自擂的話她是聽不懂,但後頭的問題她是還是能了解七八分的。

在攝影師悻悻然的準備關上門前,女孩才悠悠吐出了兩個字。

「曉梅。」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灣大好( ' ∀ ' )
  • 再次抓錯字~
    經常在外頭過“也”→夜
    (根本來玩找錯字的臭白目)
    感覺糜梓的文章好有深度
    總是出現專業術語的樣子…
    看完文章之後,說不定就會變成攝影師囉XD
    有些名詞都是第一次聽到的,看來我的常識極度貧乏啊orz
    法蘭西斯居然有室友?!該不會是…(ry(不要破梗亂猜結果劇透
    小灣要和變態大叔住一起嗎?!!
    這是3P的意思嗎?!!(髒)
    總之,期待後續發展~
    (希望有3P)((滾
  • 嘿嘿!
    那些不是專業術語啦只是之前去雪山郊遊的時候被同行的小朋友科普的(現在小朋友越來越神奇了=w=
    最近努力在惡補攝影方面的入門常識,有錯誤的部分歡迎抓蟲!
    呵呵,猜猜法國哥哥的室友是誰咧(很明顯好嘛
    這裡的法叔在感情會內斂一點的www畢竟設定上還是臺灣人呀!希望可以接受這樣的ooc
    請給我一個純潔的假象啊啊!不會3p的(正色((假

    糜梓 於 2016/06/17 1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