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標題所見,爆字數了(^_^;)
因為點文篇數不多+腦洞大開,all灣醬希望不要介意點文變成中長篇(´-﹏-`;)
*預計五萬字內完結
*台籍法裔攝影師法國哥哥x回台尋根法國籍小灣
*私設如山,各形各色OOC
*除了人物之外全都是真的!台中火車站歡迎您(撒花

=========我媽媽是分隔線=======

五點三十分。

鐵軌上滾動的一排輪子,在煞車摩擦出的悲鳴下不偏不倚在指針釘上12的那一瞬,咿咿伴著刺耳聲響在黃線內停下。

鳴笛發出滴滴聲催促乘客的腳步。早些來還能見到形形色色的制服三兩簇成一連串年輕的笑語聲。日人建起的車站大廳,在民國100年後的今日依然盡責的承載往來的旅人;無數道生命的光華交匯在此,又往各自的方向逐個消隱。川流不息,似行雲,如流水。

車站外是喧鬧的交通,紅燈轉綠同時,鐵殼子汽車簇擁著雙節車廂的籃線公車在工作人員的吆喝下逐次進站。人流、車流,像一鍋煮開的自來水,沸沸揚揚的依著一定的規律對流著。

一整隊亮晃晃的小黃排著隊等待拎了大包小包的客人,乘上正播著臺語歌電臺的舒適後座。

矯正了國人百年來時間觀念的車站大鐘顫抖著指針步上午後整點,這時候太陽還火辣辣的掛在天上,在皮膚上沁出一層薄汗。

車站內附設的7-11外斜倚著一個人影,法蘭西斯悠哉悠哉靠在一排扭蛋機旁,偷偷享用著偶爾從便利商店內鑽出的徐徐冷氣。面對來往的人群,將自己置在旁觀者的位子,移居臺灣已久的攝影師正試圖捕捉值得留念的一瞬。

用尼龍織帶掛在頸間的單眼,被小心的托在手掌心,襯著擁有者一張深邃五官的面孔,硬是營造出一股文藝氣息來。

金髮碧眼,自然而然流露出浪漫氣質的淺笑,顯然不是東方人的青年時不時會吸引一些年輕女孩好奇驚訝的目光。

留意到這些注目,臺灣籍的法裔青年微微瞇起顏色好看的藍眼,向對方投了個佈滿溫存的眼神,引的姑娘們嗚咿傳來一陣小小的尖叫。

法蘭西斯識趣的沒有拋去一個飛吻,上次那麼做的後果,被一個膽子大的女孩子纏的險些回不了家。

眼前這幾個笑的有些羞澀帶點靦腆卻又忍不住偷偷覷著他的女孩子家,大概是放了學正準備搭車到附近一中街逍遙的高中生。

年輕學生臉上洋溢著正值青春期該有的燦爛,摻進一些初生之犢的躍躍欲試,和一點對愛慕的憧憬。

裱進框中必是一幅賞心悅目的作品。

就命名《初戀那點小事》好了!

法蘭西斯眼前一亮,禁不住脣邊的笑容又深了一分。

靈感乍現,攝影師動作流暢的扶正單眼、熟練的調好光圈焦距,令他滿意的一幕眼見就要收進這小小的黑盒子中。

修長的手指在快門鍵上摩娑停留了下,便果決的壓下按鍵。

喀嚓!

驀地,一抹清麗的倩影躍進了鏡頭中,黑溜的長髮隨風揚起,在腦後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折射午後斑斕的陽光,比起四色欒樹更來的好看些。

休提少女柔和的眼角帶著點的疑惑不解毫無保留的印在了底片上,正巧擋起了那群高中女孩的身影。

「啊……」法蘭西斯落寞的緩緩移開了單眼,發出的單音含帶了些沒能保留住靈感的惋嘆。

不過,擅自留下了他人的肖像,還是未徵得對方同意下,攝影師的職業道德倒還不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

而少女也確實因為他的動作而停下了腳步,正拖著一只大行李箱望著他的方向。

年輕的學生們像是沒注意到這段小插曲,嘻嘻鬧鬧的跑開了。

法蘭西斯嘆了口氣,認命的擺出笑容朝那名少女招了招手,踏出慵懶的步伐向她走去。

「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叨擾,如您所見,我正在進行拍攝,無意間留下你的影像,如果讓你感到不舒服,請容我先道個歉。不過說句實在話,這麼好看的一張相刪除了多可惜呢?」

雖然法蘭西斯說的話有一半是出於舌燦蓮花,但他所言不假,少女確實生的漂亮,縱然是他無意間的一杳照片,仔細端詳也不是那麼令人失望。驚鴻一瞥反倒讓少女清新的氣質展露了出來。

聽完他的話,依照以往的經驗,法蘭西斯以為姑娘家頂多紅著臉和他說聲沒關係,或者僵硬的請他刪除照片,怎料女孩蹙起了細眉,似乎努力的在咀嚼法蘭西斯的話。

見狀,法蘭西斯連忙再度開口,把落落長的一段話濃縮起來:「我不小心拍了你的照,要刪嗎?」

精簡過的文字終於讓女孩眉開眼笑,「不介意……借我看?」

生硬的華語從少女口中聽來又再次讓法蘭西斯愣住了,幾乎是下意識就將手中的單眼交了出去。

女孩動作大方的接過,沒怎麼停頓的就打開相簿瞧了眼,看那動作對相較一般相機複雜些的單眼也是有著基本的操作能力。

沒等法蘭西斯驚訝完她的操作流利,少女便微笑著將單眼遞回,再次用生硬的中文說了幾個字:「我很美,謝謝……留著。」

並非玩笑的語氣或自我感覺良好的發言,少女的態度輕鬆自如,就好像稱讚自己是件十分稀鬆平常的事。而本該令人不快的語氣,那份自然和確信卻又讓人不由得跟著相信就是這麼一回事。

法蘭西斯被動的收回單眼,忍不住又多打量少女幾眼。

漆黑的髮色和瞳色、柔和的五官輪廓,分明是東方人的面孔,但生澀的華語中帶著的濃重口音又有著熟悉的味道,和這東方姑娘少有自然外顯的自信……

在少女詢問似的眼神下,法蘭西斯不甚確定又好奇的發問:「Vous venez de France ?(你從法國來?)」

「Oui, je suis!(是的,我是!)」少女聽見熟悉的母語頓時眼睛都亮了,看法蘭西斯的眼神也跟著不一樣,「Monsieur, vous aussi français?C'est couramment le chinois c'est incroyable!(先生你也是法國人?中文竟然這麼流利真是不可思議呀!)」

「Non, je viens de Taïwan a dix ans!Tu te dit si vite, je ne peux pas!(不不,我來臺灣也有十年了吧!倒是你一下子說這麼快,我吃不消的!)」法蘭西斯有些無奈的看著少女興奮的目光,心想:哪時候看自己同鄉人有這麼熱烈的反應過了?就算是個法國籍,骨子裡恐怕還是老祖宗的樣子吧!

少女意識到他的話後,眸子裡的雀躍之情也漸漸冷卻,最後抬眼重新望向法蘭西斯時只剩眼底的期待保留了方才的影子,她再度開口,又是那口音濃重的華語:「在臺灣,說中文。」

法蘭西斯有些訝異的睜大眼,女孩可說是可愛的堅持還真是戳中了他心底柔軟的部分。

「這麼不知變通做啥?咱們歹灣郎哪在意那麼多,當自己家就好啦!」法蘭西斯展著笑顏伸手揉了揉女孩矮了他不只一截的腦袋瓜子,結果一低頭撞見女孩茫然的表情,意識到對方百分之兩百聽不懂自己在說啥,乾笑了兩聲用法語問了句:「à faire?Voyager?(來臺灣做什麼呢?旅遊嗎?)」

「Je...(我……)」少女聽懂了,些微猶豫的眼神讓法蘭西斯以為她還倔強的打算把話組織成不熟悉的語言。
法裔青年鼓勵性質的拍了拍女孩的肩。

沉默了會兒,少女還是抬起了臉,烏亮的眸子蕩漾著湖波粼粼,同樣生澀的中文拼湊成意料外的答案。

聽著回答,法蘭西斯動作僵了僵,向來靈活的脣舌一下子也失去了作用。

『我來……找媽媽。』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ll灣大好( ' ∀ ' )
  • 不知道用什麼驚喜式開頭,
    就抓錯字吧!(欠打)
    悠哉"游"哉→悠
    放了學正準備"打"車→搭
    ↓以下進入正題↓
    太太太太太棒啦——(精神大振)
    糜梓的詞彙和形容都很到位,超佩服你der(*ˊ∀ˋ*)
    肯定都是作文滿級分的那一類齁( σ ▽ σ )
    居然從短篇加碼變成中長篇,
    我爽都來不及了,哪有可能會介意啊!!!(開心+激動)
    私設也好棒棒,台籍法國葛格x法籍回國台灣♥♥♥(大心)
    還有,原來糜梓是台中人嗎?!那我就在你的下面啦~(別亂講)敝人的寒舍座落於彰化喔(沒人想知道)
    攝影師什麼的,感覺就是特種行業專用攝影師w(心術不正)((滾
    最後那句話令人很在意啊!媽媽?!!
    耐人尋味的chapter1,更讓人掛心於後續發展了qwq
    謝謝糜梓!讚歎糜梓!(膜拜)
  • all灣你是抓錯天使(抱
    其實糜梓我作文超遜的,屬於老師看不懂的類型(何
    all灣不介意就好WW
    突然覺得國家們的國籍對調一定很有趣搭配ALL灣醬點文於是這篇就誕生啦!變成中長篇我的錯qq
    每天在火車站晃來晃去就要大力的推廣出去啦(不,原來ALL灣是彰化人呀!的確很近的說!!
    還請期待CHAPTER2囉!糜梓會盡力周更的,如果沒有歡迎催稿(還是不要好了

    糜梓 於 2016/06/19 17:25 回覆

  • MOYA モヤ
  • 噢、我是泡泡(all灣)推薦來的——哥哥美極了;;;(不要哭(#
  • 謝謝喜歡!
    法國哥哥果真美極了!
    有回訪一下大大的痞克邦,畫風美哭qwqqq

    糜梓 於 2016/07/04 19:25 回覆

  • MOYA モヤ
  • 我的痞客邦嗎233333都是些犯蠢跟留言真是不好意思XDDD(笑ㄆ(<瞎了人家眼睛賠不起
  • 不蠢不是人(並沒有
    大大超讚的啦沒有瞎眼的事ww

    糜梓 於 2016/08/03 23: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