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耳



蟬聲唧鳴,灣百般聊賴的趴在辦公桌上。

望著一旁比自己的腦洞還要多還要難填坑的英文單字表,灣深深覺得這是自政府遷台以來她第一次這麼欣賞隔壁老王教給她的方塊字。

因為國人在一些國際英語檢定的成績不盡理想搞的她在連帶責任下被逼著一起來啃單字表,灣心裡那是一個怨呀!

『堂堂臺灣,英語能力竟然被日本鬼子都給比下去了,這是國恥!國恥!』想著當時上司只差沒扯著自己耳朵嚷嚷的畫面,灣真是滿腹委屈。
誰會曉得那個成天家裡宅的本田菊為了吃外國糧,那卯起來刷英英牛津字典又是一個凶殘啊!

緊接著雅斯成績一出來,菊那個接近滿分的白單子簡直嚇得眾人連毛都豎了。

結果呢?事主本人就只是推了推平光黑框眼鏡,折著光堅如磐石的道了句「為了本命cp,為了二次元一統天下的大業,我以蘿莉至上之名,命令無知退散吧!」

灣真的只能給跪了。

能拼成這樣還真不是一般的入戲。

不過也就間接造成了灣現下的窘況。

「小灣~喝茶吧!我的精心傑作哦!」書房門咿啞一聲打開,端著托盤的丁馬克一進門就感受到濃濃的疲憊。

畫風呈現灰白的灣已經死水似的癱在桌上,估計連新番的誘惑都起不了作用。

丁馬克這下不解了。不是幾天前還跟隻活跳蝦一個樣,怎麼現在就變成了撈上岸的死魚?

湊近一看後丁馬克一下豁然開朗了。

和灣在一起也有一段時間了,他當然曉得這女孩對英語可是有著本能上的厭惡,也說不清什麼原因。

不過丁馬克說話還是從來不經大腦的:「呦!英文嘛,很簡單呀!」

互相身為國家意識體自然是設定上就屏障掉了語言隔閡的麻煩,丁馬克這串話可是毫無遺漏的全數收進灣的耳裡。

這下原本還兩眼空洞的灣立即就掃了一記怨婦眼神過來。

「好啦好啦別氣別氣。」丁馬克被這一瞪也是好笑的溫聲安撫起來。

「嗚喔喔哦哦呃啊啊啊啊-------」喪氣樣被戳破,灣就形象也不顧的哀號起來,腦袋一個勁的往環起的手臂裡鑽,整齊的長頭髮都給她弄的不成樣了。

「好了啦小灣,我教你不就成了?」丁馬克連忙拉住灣的肩頭,憋著笑阻止灣繼續蹂躪自己的頭髮。

灣忽然一下沒了動作,抬起半張臉神情認真的看向丁馬克。

「你說的哦,說到做到?」

「當然認真的!信用是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呦!」丁馬克拍胸脯保證。

灣一轉眼珠思考了下,倏地坐起身拍桌,「成!一個字一個字念到我會為止,食言的被豬踢!」

丁馬克這下有點無語了。看了看灣手下寫著「7000單字輕鬆背」的單字本,他有那閒功夫念都不信灣有那好耐性背呢!

不過……有個好女孩和自己提要求,不答應的還是男人嗎?

「當然囉小灣!不過呀……」丁馬克屈身,湊向灣的耳邊,「學英文搭配著學句丹麥語不吃虧吧!」

「嗚…嗯…是不介意啦……」被突然吹在耳上的氣息弄的有點癢意,灣支支吾吾的答應下來。

不意外的聽見少女軟下來的嗓音,丁馬克呼了口氣,含上灣漸轉紅的耳廓,有些嘶啞的喉音低低的滑了出來,「kys mig……」

「嗯……呃……什麼?」恍恍然的只覺得腦袋陷入當機,在灣聽來那沉沉的詞兒本身就是個誘惑,根本顧不及所謂的含義。

「kys mig……吻我……」濡溼的觸感在耳邊蔓延,丁馬克渾厚的喉音跟著竄進了耳蝸,直達腦門的暢快讓她顫了顫。

「告訴我吧……小灣……」用舌尖拂過耳廓迷宮似的曲折,丁馬克的呢喃像是發自生物本能的欲望。

「kys……mig?」灣試圖重現丁馬克的發音。

「對……」聽見少女用不怎麼標準的音節吐出形同邀請的語句,丁馬克可樂了。

獎勵似的輕吻來到耳垂,丁馬克張嘴用稍利的犬齒輕咬,惹得灣一串沉吟。



6.脖子(接續上篇)


「小灣,再說一次……」丁馬克喃喃念著,從髮旋向下一路碎吻,少女的髮香充斥在鼻腔內令他流連忘返,他倒不在意,因為本來就沒有停止的打算。

「kys mig」灣也不避諱,用兩人聽的見的音量輕聲說。她依在丁馬克的胸口,聽著勻律的跳動,再次出聲:「kys mig」

丁馬克暫緩下攻勢分出了些許注意力,親吻灣的嘴角,用腦袋蹭了蹭灣的脖頸處。

扎癢的髮絲掃在頸間,刺刺的觸感讓灣下意識縮了下。

「小灣,會怕?」捕捉到灣一瞬的小動作,丁馬克壞心的摩娑了兩下才將下顎抵在灣的頭頂。

「怕你不成?」灣分出一隻手拍上丁馬克的額頭,換來兩泡淚汪汪的紅眼睛。

「小灣打我……」丁馬克兩手捂著額,委屈的表情全沒了方才的算計樣。

看一個大男人擺委屈貌實在煞風景,灣笑了幾聲便主動湊上丁馬克修長的頸子輕輕咬了口。

「嘶……」丁馬克發出了悶哼,雙手環上灣的腰側,拉近兩人的距離。

脣貼上少女的眉心,退開後丁馬克揚起一抹笑又埋首於她散落的髮間,以其道還治其身,也是一陣啃咬。

「喂……別留下痕跡呀!」被咬疼了,灣扭著身子試圖移開脖子上的痛源。

沒想到這次丁馬克發狠似的在她皙白的皮膚上吮出一排齒列的紅痕,這才留戀似的舔了舔,鬆開咬合的力道。

「你中邪啦!」緊了緊被咬紅的頸子,灣賭氣似的死也不對上丁馬克的視線。

也不管灣是不是真有在注意他,丁馬克蹭上了灣的肩頭,「嘛,小灣,這是宣示主權囉!」


7.腰



輕柔的柳腰似乎是女孩子的專利。紅樓夢中十二金釵醉人的水蛇腰留給了寶玉情思的遐想,也帶來後人對美人無限的流連。

但灣實在猜不透,諾威那副弧度靈巧的細腰究竟是上天和哪個可憐女孩開的玩笑。

不像丁馬克的精瘦或貝瓦爾德的厚實,諾威給人的感覺是輕盈而飄然的。乾淨的氣質中散著雪景輕薄的白,偶爾多了些北大西洋清澈的藍,冰涼的冷澈下有著湛藍的活潑在跳動。

平時包裹在衣料下或許不顯眼,但當所有的遮掩全數褪去後,灣深深覺得自己心臟的強度受到極大的威脅。

「喂……挪……把衣服穿上吧……」灣極力忽視臉上燙得不科學的緋紅,推了推諾威的腰。

方從水氣蒸騰的浴室裡出來,不適應南島國家燥熱的溫度,只套了件四角褲的諾威索性就裸著上半身鑽進被窩裡賴在灣身邊。

結果意外的得到滿臉通紅的小灣一隻。

而且現在還很少女的要他套上外衣,雖然推腰的動作更像在趁機吃豆腐。

「熱。」諾威倒是俐落乾脆的拒絕。

拜託~可以看到向來粗神經的灣臉紅的模樣,捨得穿嗎你說!

「不穿呀……那給我摸可以嗎?」灣的眼神閃爍了幾下,卻是定格在發著光芒盯著諾威一副小孩子要糖才會擺出的表情。

灣同樣乾脆的轉換讓諾威花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哀歎自己的灣臉皮不知何時開始變厚的,一面又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收費呀。」

「你天地良心啊!收費?只有你說的出來吧!」灣炸毛了,身為被隔壁老王坑的一屁股債的苦逼人士,錢對灣而言還真是死穴。

「等值交換,合理。」躲過灣暗地襲來的手指,諾威聳聳白淨的肩頭半挑起眉狀似不經意的讓笑意滑出眸內。

「好嘛,不然你說要什麼?」偷襲不成的灣噘著嘴不滿的戳了戳諾威的臉頰。

諾威這次沒有閃開反倒抓住灣的手掌按在床鋪上。

「喂……做什麼……」灣扯了幾下發現抽不開手。

諾威好笑的看著灣露出懊惱的神色,輕輕拉起抓住的掌心放在自己的腰上。

「啊!」碰上皮膚的那一煞那灣明顯抖了一下。

「呵。」諾威沒有停下動作,沿著腰部的線條一路向上。

感覺手指滑過水靈的膚質,肌肉的線條清楚擦在指間,灣敢肯定她的臉只差沒燒起來而已。

在手即將來到胸膛的時候,灣終於按捺不住一個用力抽開自己的手,「你夠了哦!」

欣賞著灣又羞又窘的神情,諾威湊上去親了一口。

轟!

恥感MAX的灣臉上終於是潮紅炸開直達耳根。

「你你你你不要臉的//////////」


得逞的諾威:呵呵,反正我有收到報酬啦。


8.聲音


我瞥了眼螢幕右下角其實早就盯了一整天的時間。

還有五分鐘。

火速關了正在操作的頁面,我點開我們倆經常用的聊天app,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按下了視訊鍵。

依我對你的認識你肯定還沒睡。

果然,不過幾秒的時間你就接通了。

『幹什麼……』沒想到你揉了揉眼睛,看起來像剛睡。

我又算錯了嗎……

其實有點忐忑,畢竟嚴格來說我們也還在磨合期,抓不到你的下一步的感覺讓我不太踏實,甚至比我和貝瓦打過的任何一場架都要緊張。

不過,這也使得對我們來說應該沒什麼的倒數變得有趣起來!

『幹嘛都不說話?』你可能是等煩了,抓了抓有點亂的頭髮盯著沈默的螢幕看。

拜託別掛我電話呀!!!

我好想大聲喊出來,就像每一次那樣。

還好我忍住了,不然整個計劃就要泡湯。

我對著螢幕另一端的你傻笑,希望可以用笑得快抽筋的嘴角告訴你再等一下。

再三十秒。

好在我們之間的默契還是有點,你好像終於看出我的目的了,眼球轉向螢幕下方。

你也在看時間對吧!

這次我沒猜錯,我看到了你嘴角偷偷張闔,你也在倒數。



在你那裏的背景音效傳來煙花炸開的矇矓聲響,而在這裡我盡我最大的聲音喊道:

「新年快樂!小灣我愛死你了!跟我過一輩子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
  • 看他們的互動這些CP感覺滿可愛的
    有點臉紅心跳
    期待更多作品加油!
  • 謝謝喜歡!!
    北歐灣的互動其實是傻白甜的代表呀www
    不過私下覺得他們還是默默有邪惡的一面(何
    支持是寫文的動力!感謝你的期待owo

    糜梓 於 2016/04/28 14: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