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真實國家、人、事皆無直接關係
※提諾新定義有,請自行斟酌
※暗示什麼的……或許有一點
※作者腦袋有洞萬分注意!!!



這就是一個腦洞,真的(來自於另一位大大的英米十題
時逢小灣的生日和糜梓(過期)生日,腦洞什麼的就要給它填下去。
可是悲劇沒有填完……
所以身體部位十題(下)就是萬聖節賀文了哈哈哈(不是






以下正文






1.手指



灣曾經想像過,自己能有著修長纖細的十指。
完美的長度比例、修剪整齊的指頭、輕輕碰觸能感受到柔軟弧度的指尖……
或許是某天輾轉反側時浮出腦海的幻想,或許是哪個早上被上司壓榨出來的白日夢,不管如何那都是一個存在心底不為人知的小小想望。
但她不知道的是,有一天會在偶然間瞥見了一雙手。
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膚質包裹住分明的指節,一動一靜都像極了飛舞的粉蝶。
好美呀……
灣不由自主的靠近,搭上了那雙手。
漂亮的指尖一滯,灣也清醒過來。
兩人的手在半空中搭著,揚頭和淡色的瞳孔對上,灣墜進了冰藍的深潭,就如同那雙手一般細膩。





「灣,你在做什麼?」諾威無語的看向拉著他的手東摸摸西碰碰的灣。
「欣賞呀!」理所當然的語氣,灣看也沒看他一眼,繼續擺弄他的手指。
「……」這貨到底是為了什麼跟他交往的呀!一隻手?
像是玩夠了,灣終於是將視線放到諾威身上,手裡還是捏著他的掌心,堅定的眼神讓諾威一愣,「挪,不准你碰廚房的任何東西,尤其是刀子,劃到手的話我會心疼。」
………
果然是為了手嗎?
本以為會聽見甜言蜜語的諾威一下惱了。
「行,行,我不碰廚具碰你總行了吧!」
「嗚……挪…等等……手……」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嗚嗯……嗚……」



2.掌心


手掌的溫度總是比體溫還要高上一些,這是貝瓦爾德向來所熟知的。
握著溫熱的掌心能帶來舒服的安全感,相信這是誰也無法否認的。
但是少女的手心感覺又不太一樣。
被窩裡,貝瓦爾德懷著心思輾轉反側,一雙眼卻是離不開縮在一旁熟睡的灣。
不知是不是成了一種習慣,女孩睡著時總是背對著他,身體蜷縮成一團。
對於這點,說貝瓦爾德不在意還真是有點高估他了。
他確實知道自己沒配上眼鏡,微瞇著眼睛瞪人時那是連小孩子都嚇哭得淅瀝嘩啦。
但是……也不至於需要每每熟睡都背向他吧!
貝瓦爾德抑止內心不自覺的失落,睡意又減了半分。
挪了挪身子,貝瓦爾德感覺到腰部碰上了某種柔嫩的物體。
掀開棉被一看,灣無意識垂在身旁的手掌險些被自己碾過去。
動作盡量輕柔的捉住灣的手,原本要將它放回灣胸前的想法一轉,貝瓦爾德乾脆的拉過灣的手心。
少女的皮膚軟軟的很好摸,棉被保留的溫度暖暖的握在手裡。
背對他的灣還在甜甜的做著夢,雖然不知道夢裡有沒有自己,但一想到女孩的一部分正被他牢牢的握起,貝瓦爾德感覺嘴角爬上了笑意。






3.眼睛


「冰,你害羞囉~」
「怎、怎麼可能嘛……」
「呦,我全都知道哦……」
女孩被夕陽調成玫瑰色的笑容隨著她的手指攀上艾斯蘭近乎紅透的臉頰。
發燙的雙頰清楚的感覺到指尖輕輕摩娑的搔癢,艾斯蘭覺得自己開始有點神智不清了。
該死的,我幹嘛臉紅的像個高中女生呀!這情景根本不對吧!
灣幾乎是輕笑的看著近在眼前的紫羅蘭瞳孔滑出一絲懊惱。
少年有些彆扭的個性她的了解程度大概僅次於諾威吧,不過能抓住這點加以利用的人,灣可說是無出其右了。
就像是現在。
艾斯蘭支支吾吾的想講些什麼,但一對上灣清亮的黑眸,又全都給慌亂的撇頭吞回肚裡了。
「呵……」灣真的是不自覺的笑出聲,殊不知這讓艾斯蘭的藏在髮間的耳際也一道紅了。
女孩湊近形狀細緻的耳廓,將呼出的氣息悉數吐在上頭:「告訴你哦……冰……」
細聲的呢喃讓艾斯蘭的理智又再一次受到挑戰。
「下次呀……不要把情緒都寫在眼裡……我都……看到囉~」



4.脣


提諾不輕不重的吻著灣越漸紅潤的嘴脣,帶點侵略性的意味足以讓每個和他有交集的人感到詫異。
這事也發生在灣身上。他們的第一次,提諾主動的程度和他平時的儒雅實在相差甚遠,灣一愣後就毫無防備的隨他去了。
雖然事後提諾掛著知錯的擔憂神情向她道歉,但灣確信這其中必須打個折。
「灣……你很不認真哦。」提諾吻了一陣,不見灣回應他,悻悻然的退開,語氣帶著若有似無的不滿。
「嗚……嗯?」正游離在快感的邊緣,脣瓣上濕熱的溫度突地消失,灣悵然若失的吐了一個音節才慢半拍的意識到提諾半指責的句子。
自從認定對方絕對沒有外表的溫和無害,灣就省的和提諾客氣了,要是之前,對不起啦、芬我只是走神了……諸如此類的話兒勢必會說上兩句。
只不過在這麼個認知下,灣沒有出聲,僅僅是揪住提諾的領子,將他柔栗色的腦袋壓下,帶上自己紅艷的脣。
在灣看來,行動勝過心動。
不過可惜,或許是視差帶來的錯角,這吻印上了提諾的嘴角。
「灣,心急也不好啊。」提諾語氣甚至帶著笑意,他柔柔將食指的抵上方才吻上他的紅脣,揚起的笑容說有多無害就有多無害。
「得了吧你!」灣似是惱怒的在提諾身上捶了下,動作卻是不帶泥水的輕啄著提諾遞來的指尖。
「是,依你的。」指尖清楚的撫過綿軟的兩瓣脣,提諾順勢將兩指探進灣的口腔,掃過靈巧纏捲而來的舌尖。
感覺口內的指頭退開,在她眼前牽起唾沫的絲線,灣也不急著抹嘴,她倒是勾著笑,在提諾再次欺上她的身時,覆著他的耳畔,「騙子……」





「灣,下次接吻前先塗個口紅吧!」
「為什麼?」
「因為……」

我已經為你的脣著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