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閒晃,我開始想念我的房間。
不得不說我媽還真會挑時間,這種接近中午熱辣辣的太陽正好適合「歷練」。
如此一想,除了義務性考試外,我到底有多久沒踏出家門了?
這個想法一在腦海裡形成就會沒完沒了的繼續下去。
其實我並不是排斥出門,到外面吃碗不錯的炸醬麵當午餐我倒也挺開心的。
不是嗎?
重點在於人。
不是說一定要什麼合得來的人一起出去才會比較自在,因為對我而言那種人根本不存在。
沒錯,不存在。
我自認是個還算隨和的人,不要太誇張的事接受起來倒不難。
但這個世界就是太誇張了。
幼稚園開學,我生平交過第一個朋友,在說完「我們當好朋友吧」就往我頭上澆了那天中午的湯。
國小的老師邊讚美我的作文寫得真美邊把我的作文簿給撕了。
連出去買碗咖哩飯,老闆都會在點餐後給我牛肉燴飯。
如果只是這樣,那搞不好拳頭就能解決了,但恐怖的就是事情過後他們都用沒事人的態度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還好這種令人崩潰的日常在我受不了狠狠揍了國中某個倒霉同學後就結束了。
雖然那個同學覺得莫名其妙悲劇,但他似乎沒打算提告之類的,我也不打算弄清楚,反正事情就是不了了之。
我媽在感嘆我異性緣真糟不能幫她拉攏模特兒後辦了休學在家自習,我才終於脫離惱人的學校。
你大概會問我難道我媽就不會反覆無常嗎?
不會。
我也很納悶,但就是不會。
就算我媽語調永遠都是那種輕佻的感覺,但是她對我的態度一就是一,二還是二,至少到現在還沒有一變成二的案例。
這也是我只願意待在家裡的原因之一。
『三次元沒興趣來二次元玩玩如何?』
開始閉關後,這是我媽給我的第一個建議。
我接受了。
抱持「人還是得活下去,不會死也沒損失」的心情,我和房間裡電腦的相處時間從每天兩小時變成每天八小時。
一間公寓兩間房,我和我媽一人一間,這就是我的生活範圍了。
問我會不會想念在窗外的世界?
說實在,會。
我總覺得我有什麼事還沒完成,而且是必須要完成的。
好像不只是一定要吃到某種名產這種執念,是一種……我也說不上來的跟追新番一樣重要的事。奇怪,我也不過活了十幾年,不可能真有什麼重要成這樣的事吧!況且我還想不起來是什麼!
不過可喜可賀,我到現在還沒有需要認真面對這東西的時候,偶爾想到困擾一下而已倒也無妨。
「你好,想點什麼?」
沒錢……今天晚餐可能要忍了……
等等,剛剛有人叫我?
我微微抬頭,看到的是一個穿著制服的店員。
我什麼時候走到這的?
看設備應該是家飲料店,可我是特別挑人少的巷子走,從不記得這條路上有飲料店呀!
嘛,管它,那都不知道是幾年前的記憶了!
「我沒有要買飲料。」先澄清會比較好,反正我身上也沒錢。
店員依然看著我,「站很久。不買飲料,來搶劫?」
……我是不是真的太久沒出門了,這世界已經進化到我連語言都無法通了嗎?
眼看那名店員伸手到櫃臺下不知要拿什麼東西,我還是決定找個理由先壓下去。
四周看了看,我看到一個或許會有點用的徵人海報。
海報紙面有些泛黃, 上面的字跡也不怎麼清楚 ,說是鬼畫符也不為過 ,認來認去也只看得出「莫非茶舖……招 …臨時……」幾個字。
莫非茶舖?完全沒有印象。我只依稀記得五十嵐,我媽似乎有提過那是三級片女星的名字,很認真的想以她為目標之類的,大概就是有聽沒有進去。
「我是來應徵的。」我對現下有什麼飲料店沒啥印象,打工這種苦差事我也不怎麼熱衷,不過應該還算符合我媽的歷練範圍。
佯稱我來搶劫的店員倒是眨也沒眨眼:「嗯,搶職位來這?巷口左轉有另一家比較好喝,業績比較高,確定不去?」
原來現在拒絕別人是種禮貌嗎?
「不用了,太遠走不過去。」我搖搖頭,這句話不假,太久沒出門我腳真的痠了。
店員沒有馬上回話,打量我好一陣後才回過頭去喊人:「店長,有人搶職位,給不給?」
現在才發現,這家飲料店根本就只有一個人在看店吧!是對自己太有自信還是真像店員說的生意不好?
大概是聽到聲音,後臺門口的垂簾動了動,一個人踱了出來。
咦?
這是個發自內心的疑問詞。
原因實在無他,不過是走出來的店長和我印象中中年大哥的形象差太多了。
黑髮黑眼睛是一定,輪廓卻比我看過的東方人都深一點,除了一身西裝外鼻梁上還架了副細框眼鏡,看起來比較像專門陰人的總裁而不是巷尾茶舖店長。
「有人應徵?這還真是稀客呀。」西裝男笑著看向我。
「嗯。」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媽壓榨太久了,我竟然開始思考這個人套入A漫場景的可行性了。
「嗯……你年紀看起來挺小的,多大了?」西裝男鏡片後像是盯青蛙的眼神停在我的臉上。
「……國中剛畢業。」竟然有股我媽正在看我的錯覺。
「出來打工?」
「……算吧。」
西裝男稍稍放軟了微笑。
「這樣呀!你要不要想清楚再來呢?」
意料之內的被拒絕。
本來也就是抱著一試的心情問問的,遭到拒絕也是意想的到,沒什麼好惋惜。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股不爽的感覺。
從來可都是我拒絕我媽的,還輪不到我媽來拒絕我。結果今天就出現個和我媽氛圍相似的人回絕我的應徵?
這可是半點道理也沒有。
「我覺得已經很清楚了。」這次我直勾勾的望進西裝男的眼裡。
西裝男看上去有點訝異,只是很快又揚著笑顏開口:「確定?不要因為和家人鬧脾氣弄出難以收拾的後果呀!」
鬧脾氣……
都不知道到底是我在鬧脾氣還是我媽在鬧脾氣……
這種事還是不好出口,我也只有硬著語氣說話:「我家人……那方面我自會處理,你這邊只需要答應就可以了!」
西裝男笑著狀似無奈的搖搖頭,「好了,樂憶絲,你能來應徵我很高興。但回去確認一下對你比較保險也沒有損失對吧?」
話才說到一半,西裝男就調頭往回走,擺明懶的和我瞎攪和。
這鐵硬的作風和我媽還真有幾分相似,要是平常我一定一本書就招呼下去,但一來現在手邊沒書,二來他念出的奇怪名詞讓我愣了一下。
樂憶絲?是我想的那個樂那個憶那個絲沒錯吧!這是某種新語法還是網路用語嗎?擺在那種地方比較像在叫我。
可重點是,那根本不是我的名字呀!
算了管他,反正這次應徵大概是告吹了。
「搶失敗了。」剛剛一直沉默的店員這下倒是開金口了。
我聳聳肩,暗自感到可惜,「現在你少了個同事,開心嗎?」
一般聽到這種帶了點挑釁意味的詞句就算不感光火也會皺個眉,哪裡知道眼前的店員竟然崩了她的撲克臉,捂著嘴笑了起來。
這、這飲料店可真都是不折不扣的怪人呀!比我遇上的那些還要離奇!
想到這我忍不住多打量了下這名店員。
年紀看上去倒我差不了多少,約略及肩的短髮染成了不明顯的紅棕色,被手掌半掩著的臉蛋皮膚白的很漂亮。
說實在,這樣看來她還真不像是個會在飲料店打工的人。有這等姿色肯定有更好的工作吧。
「喂!你笑什麼?」我忍不住問了。
店員終於停下了咯咯的笑聲,心情看上去挺好的,「這裡,店長說的參考用,我說了算。」
What?還有這種規定?
「所以又怎麼樣?」
店員沒有立即回答反而側身翻起收在一旁櫃上的背包,搜出了一本小冊子遞給我。
「你錄取了,明天來。」
被動的收下冊子,看見封面標著幾個字----員工守則。
反正用我的邏輯也搞不懂這家店的經營模式,我也乾脆直線思考的接受。不過既然是眼前這妞錄取我的,那某種意義上來看她就是老大,不知道老大的名字說不過去吧。
「你叫什麼?」我義務性的問。
店員撇了下頭,做出思考的表情。
奇怪,名字這東西還要想嗎?
「……葛米。」想了好一陣後店員說了這麼一句。
鎘米?有毒的那個?
「怪名字。」我的感想一向很直接。
「隨便你。」葛米無所謂的拉了條抹布開始擦起櫃臺。
我們兩個就這樣默默無語站了三十秒,最後還是我受不了開口,「為什麼你會想錄取我?」
葛米停下了動作,抬起眼睛定定的看著我。
被看的發毛,我俐落轉身打算直接走人。
「大概是……」我抬起腳步那一瞬間才幽幽傳來一段聲音,「喜歡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