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對話框)
 
『我們團購的東西來囉(OWOb)』上午10:23)
『真的呀wwww』上午10:23)
『對ㄚ~我們這幾天找天面交ㄅ!』上午10:25)
『郵寄就好了,不用這麼麻煩。』上午10:26)
『欸?可是我記得我們住很近不是ㄇ?面交就好ㄌ,不用浪費郵錢!』上午10:28)
『面交真的不用了,兩個人都麻煩。』上午10:28)
『對厚!你有說過你不喜歡出門,不然你告訴我你家地址我去找你好惹!』上午10:29)
『如果你不打算用郵寄的那就算了,錢我會匯給你,東西我不要了。』上午10:30)
 
不等對方已讀或回覆我便關掉螢幕。
室內唯一的光源倏地消失,四周很快的陷入黑暗。
我揉揉眉心,昏暗的房間對我而言才是習慣的,陽光反而讓我煩躁。
現在的人是怎樣,我都願意付錢用郵寄的了幹嘛還要堅持面交?依照經驗她最後一定會在見面時一臉狐疑的表示她只是出來準備到郵局郵寄的,沒有面交這回事!
施力轉了轉被我混淆用途的辦公用椅,我熟練的在轉到床邊時滾了上去。
「嗚……」埋進枕頭後嗅著有些霉味的被單我想著是該換個床單了。
「嘖~小寶貝,又被甩了嗎?沒關係,你還有媽咪我嘛~」開門關門伴隨讓我更沒勁的聲音。
我除了敬愛別無選擇的母親大人的聲音我就算燒成灰了都聽得出來。
『媽咪我不是寶貝你的親媽哦』,這 是我六歲生日的特別禮物。她並不是我親生母親的這事我倒是不太訝異,畢竟我們實在差太多了,所以當時我好像也只有要求她把蛋糕讓我一個人吃完這樣而已,至於不是親媽卻知道我生日這檔事我倒是事後才想到。順帶一提,她滿會做蛋糕的。
我媽是個漫畫家,不是純情校園故事的那種,是偏向重口味必須貼上兒童不宜的那種。不過撇開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畫技不得不說還不錯。
這大概也是她名氣不低的原因之一吧。
不過我寧願她的畫作被唾棄到再也無法出版!
對於每天晚上睡覺都必須提心吊膽的預防夜襲不然很有可能成為下一期連載漫畫題材的靈感這件事已經受、不、了了!
再說一次,我受、不、了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職業病使然,我媽講話永遠都是那副打算勾搭人的樣子,就算是和我說話也都一個樣。
嗯,話說的再多,我還是得面對現狀呀!
「嗚……」根據我15年來的體悟,比起回應任何的單詞,用毫無意義的單音回答還比較保險。
「唉?難道這次甩掉你的是真愛?連媽咪的安慰都起不了作用啊,那……」不用看向她就知道那表情一定顯示我的處境很危險!
「需要媽咪的特、別、服、務嗎?」
完了……
我已經很小心的不把話題往那種地方帶了呀……不對,我根本沒說話好嗎?
「不准過來。」在比我還高還重的人體壓上來之前,我抄起不知多久以前被我隨便扔在床上的原子筆護在臉前,警戒我媽以防她越界。
爬起來仔細看才知道我媽根本只穿了件上禮拜她簽書會時上半身的襯衫而已,大腿以下嘛……想都別想!
「欸~寶貝長大啦!連媽咪的擁抱都不想要啦……這樣媽咪會孤單寂寞覺得冷耶!」漫畫家老媽煞有其事的將食指抵在嘴唇邊,無辜的眨了眨有著長長睫毛的眼睛。
「得了吧。」脫離險境,一般只要兩句話後沒有撲上來表示今天離截稿日還有一段時間。
「嘛……」我媽收起她恐怖的笑容,在我床邊坐下,疊起雙腿,「考試過多久了呢?」
盯獵物的眼神隱沒在淡棕色的瞳孔後方。很好,方圓三公尺內安全!
維持盤腿坐在床墊上的姿勢,我還滿驚訝的。我媽基本上是對功課一概不理,連我升高中的考試當天她也只應了句「今天回來記得領貨,我買了新道具」。
上面那句話聽起來是滿敬業的,身為漫畫家關注作品中可能會出現的新靈感很正當。但當我滿腦子都是畢氏定理和長恨歌在打轉時,定格的想法只剩下拿出書包裡最厚的那本數學複習講義扔過去。
哦,那次我好像真的扔了。因為考完試回來簽收的貨品內容多了項標明限時包裹的醫藥箱。
有時真的很好奇,我媽到底是用什麼管道買到這麼快送達的貨,所以我好奇打開醫藥箱。當看到裡面的繃帶被換成精神科用的束縛帶後,我就算有把人扔受傷的愧疚感也會蕩然無存的。
幸好我沒有。
話題扯遠了,總之我要表達的就是我媽絕對不是那種會關注我考程的人,「拜託,都已經畢業了。」
「畢業啦!?怎麼沒跟媽咪說,我可以幫你用特別的方法慶祝呀!」我媽露出萬分可惜的表情。
「不用看我,我對成為二次元人物雛型沒興趣。」雖然我認為二次元比三次元好,但我一點也不想當我媽的模特兒。
嗯,把「我媽的」改成第三人稱可能更貼近我的心聲。
「嘛,寶貝長大了連媽咪都會反抗啦~」雖然這句話是我媽自己說的,但她對於我的說話方式似乎滿樂在其中的。
我懶得回應就只是調侃用的話,回答了也就是找自己麻煩,我索性什麼都不說。
「雖然沈默有時候也是種情趣……不過如果寶貝你決定接下來也要保持沉默的話……媽咪我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囉!」等了十秒等不到我回話,我媽自顧自又說了起來。
本來想維持剛剛的方針不理她,但我似乎嗅到了不對勁的味道。
「做什麼?」
我媽看我終於正視她,毫不掩飾的勾出挑逗意味十足的笑容,別問我為什麼是挑逗,她想塑造變態的形象與我無關。
「有趣的事說白了就不好玩啦!」
「那你連說都不用,真的。」
「唉,怎麼可以這樣!不說的話寶貝還有機會進化成神奇寶貝嗎?不然數碼寶貝也是可以!那些小東西們可是有趣的很~」
我不管那些小孩子的童年被我媽擬人化後發生的慘劇,我只想說一句。
「你撞到頭了嗎?」
「咦?」我媽難得露出不解的表情。
「沒事怎麼突然會在意起我要做什麼?你八成連我高中上哪都不想知道吧!」我怒了。
我媽眨了兩下眼睛,僵化的表情不太像她。
嗯……我話應該不至於說太重吧……
「那不是最重要的吧!」僵化後的第一句話。
果然是我想太多了!
「那最重要的是什麼?」
「當然是要怎麼才能增加過程中的趣味、美味的大餐應該要從哪裡下手……」我媽屈起手指,開始細數,「噢!當然還有如何讓寶貝你發現真正的自己呀!」
聽到最後一項,我皺起眉,「我一點也不想聽你說真正的自己就是要身經百戰之類的鬼話!」
「誰說我要自己告訴你的了!」
咦?我聽錯了嗎?這種時候我媽不是應該會脫出一整串的歪理才對呀!
「自己去外面歷練歷練就知道了不是嗎?」我媽露出了我認識她以來最燦爛的笑容。
有鬼!一定有鬼!
我反應過來時還來不及逃出我媽手臂能及的範圍,就被她撈了回去。
「是時候出去闖蕩啦!找不到真實的自己前別哭著回來哦!」
接著,我被扔出了家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雪幽x萌
  • 突然覺得..."媽媽"就是"媽媽"呀!www
    果然 糜梓寫得很吸引人哪!(豎拇指
  • “媽媽”就是這樣(聳肩
    我超喜歡這個設定的ww
    希望我不會棄坑,覺得難產

    糜梓 於 2015/10/23 2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