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著表哥的車來到洛杉磯郊區的住宅區,我下車的同時不知為何突然想念起阿爾的疾速飆車,會對這種東西感到懷念的我真是有病!
“若璃!你終於來啦!我們好擔心你哦!有沒有遇到壞人啊?”我阿姨從屋子裡出來迎接我們,也同樣給了我一個擁抱。
我回給阿姨一個擁抱,至於她的問題……我決定無視。
進了屋子後,又是一陣噓寒問暖。阿姨讓出了一間客房給我(就在表哥房間旁邊,這讓我頗有微詞)當自己的房間後,我就自己整理房間去了。不過,在到晚餐前這期間有一段小插曲。
“若璃!”秦羽帆在敲完房門等我轉過去看著他後,叫了我的名字。
“嗯,表哥,有什麼事嗎?”我停下整理房間的動作,有點訝異他會在這個時間找我。
“你不是說行李被偷了嗎?我已經追蹤到你手機的位置了。”秦羽帆十分淡定的說著一般人很難做到的事情……至少身為電腦白痴的我做不到。
“嗯……所以,表哥你打算怎麼辦?”我遲疑了一下還是問了。
“我想再確認一下,因為那個地址是一間高級飯店,有這個閒錢去住這種飯店的人沒理由去偷一個學生的行李呀!”秦羽帆皺著眉說道,聽他說完我也是一愣。
什麼跟什麼,我又沒有在臺灣惹到足以讓他想調查我資料黑道老大,沒事拿我的行李幹嘛,這麼有錢是吃飽太閒嗎?
“若璃,秦羽帆!下來吃飯了!”表哥正想說些什麼,阿姨的聲音就傳上了二樓。
晚飯期間阿姨一直夾菜到我的碗裡,讓我開始懷疑如果要來一年都是這種待遇的話,我可能都要變成豬了。
“咦?開始下雨了!”姨丈看向窗外,豆大的雨點落了下來,時不時還傳來一道閃電、雷聲。
“現在天氣真奇怪,美國夏天都不下雨的,今天竟然下這麼大的雨,地球果然要毀了……來,若璃,多吃一點!”阿姨看了窗外一眼,但很快就一臉不在意的夾了幾塊肉到我碗裡。
阿姨,你疼我我很感謝。但可以不要這麼多嗎?我真的吃不了。來,表哥,給你。
默默的將肉塞到秦羽帆碗裡,我看見他一陣苦笑,不過還是認命的吃了……果然是表哥最好了。
這時,門鈴聲突然大作,所有人都感到詫異,最後是離門最近的我去開了門。
門外雷雨交加,才一開門,我也幾乎被雨打濕了!
玄關站了一個人影,他用外套擋住亂打的雨點,直到看見我後才將外套揭開。
然而,外套下的人卻令我一愣“阿爾弗雷德!”
阿爾的一頭金髮淋到完全濕透,看他那一件外套濕的程度就知道今天的雨有多大了,但他還是對我露出笑容“嗨!璃,surprise!”
“你……你先進來。”我本來想問他怎麼知道我家的,但看他淋地完全濕透的模樣還是先叫他進屋。
阿爾進屋前還知道要把不斷滴水的外套扭乾。原本在吃飯的一家人也都將注意力放到玄關這裡。
“請問你是?”秦羽帆最先用充滿防備的語氣問出了問題。
糟了啦!為什麼我會面臨這麼棘手的狀況啊!好像說什麼都不對耶!
“嗯……表哥,這就是我說那個好心載我來學校的同學,阿爾弗雷德。”我也只有硬著頭皮介入兩個男孩中間,先是作了介紹。
秦羽帆的表情先是一愣,接著變得很難看,一把將我拉到旁邊“你沒跟我說過是男的啊!”
拜託,就是知道跟你說了會像現在一樣,這樣誰敢講啊!
“你是璃的表哥吧!現在拜訪真是對不起,其實也沒什麼事啦,只是今天璃早上塞了二十元美金給我,我是來還她的。”阿爾朝我表哥禮貌性的點點頭後,就轉向我的方向,微笑的將兩張濕透的紙鈔放到我手裡。
“好了,如果你的目的達成,可以請回了。”秦羽帆語氣冰冷的下了逐客令。
“秦羽帆,你這什麼態度!人家多體貼啊,而且還不接受金錢,現在這種好男孩不多了,你要多學學!”阿姨卻將表哥推到身後,嘴裡還不忘念他幾句。
“同學,謝謝你關心我們家若璃啊!現在外面雨這麼大,應該不方便回去吧!不如你留下來住一晚吧!”阿姨一點也不客氣的就直接要留人了。
“蛤?”表哥和姨丈最直接的反應就是無言以對。
“好哇,沒問題!”阿爾倒是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媽……”表哥還想再說些什麼,但阿姨把他拉倒一邊說了幾句話,他就臉色難看的沉默了。
阿姨,你要說悄悄話就小聲一點嘛!“我可是在幫你表妹牽線耶!你就別礙事了!快上樓去!”你說什麼我都聽到了啦!牽什麼線,要的話我自己追啦!
“璃,什麼是牽線?”阿爾一臉疑惑的看向我。
你看吧!就連阿爾都聽到了,不過你問這個問題是要我怎麼回答,你故意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糜梓 的頭像
糜梓

This is a joke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