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此為aph二次創作,與真實國加人事物皆無直接關係(再次申明

南/亞國家的互動純屬麋梓自行腦補,各位請看看就好,不必過度認真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段詭異的內容了......

這次是帶著泰X越的奇妙筆記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入APH坑時,突發奇想的寫出這類的筆記來應付月考

覺得挺好玩的就放上來和各位分享一下吧!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我是不怎麼了解你說的那種事啦!因為懶得管的事可多的不得了,誰要去在意那麼多!不過,我想呀……那種連自己最近的人都不懂自己的厭惡感,我多少知道一點啦!」灣遲疑了會才開口,斟酌著字句:「我老媽在我不到三歲時就帶著我改嫁了人,後來的老爸有個大了我將近十歲的兒子,也就是我現在的哥。結果夫妻兩個人在五年前藉口什麼沒度過蜜月之類的,高高興興搭了飛機結果就沒再回來了。」
    伊凡抬頭望向灣,紫眸裡有著不可置信。女孩沒有回應他的視線,她看上去平靜的不可思議,伊凡卻仍體會出她的話中,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有可能懂的痛。雖然只有一瞬,但他確實感受到兩人那一絲相同之處。伊凡沒有答腔,他只是靜靜的聽完黑髮女孩的往事。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
扣扣扣!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發文日期,四個數字
  • 請輸入密碼:

“伊凡!伊凡!你看,下雪了!”女孩在飛雪中轉動著輕盈的身子,捲動著飄落的雪花。
“灣小心點,雪會滑的。”伊凡靜靜的看著女孩在雪中輕轉,還是出聲示了警。
“咦?伊凡你剛剛說什……哇嗚!”灣為了打住正在旋轉的身子,一個重心不穩,竟向前就要摔在地面上。
“灣!”伊凡箭步衝了上去,想要扶住灣下墜的身勢,卻和她雙雙倒在雪地上。
初落下的雪柔而軟,跌在上頭並沒有太多痛感,反倒覺得舒服。
“呵呵,呵呵何!”伊凡在跌落時刻意讓自己墊在灣的下方,原本的這番好意現在卻被灣輕笑著壓在身下。
“伊凡!雪真的很不可思議呢!”灣揚起笑意湊近了伊凡,因寒冷而顯得更為白皙的肌膚距離他的鼻尖只有短短數公分。
伊凡一笑,毫不猶豫的便貼上近在咫尺的脣畔,舌尖靈巧的探入。
灣愣了下,伊凡略冷的體溫讓她不禁向他貼得更近,只因為想多給他些溫暖。
伊凡的吻向來是粗暴的,攻城略地似的要佔有。大概是無法理解何為溫柔吧!灣在深深的沉溺外多了抹苦笑。
變換了下角度,灣這次主動用舌舔拭伊凡冰涼的雙脣,動作盡可能的柔和,想要在這片他所熟悉的白色世界中帶給他一絲絲的不同。
伊凡對於灣的淺吻反倒不知所措,他從不像這樣輕緩的節奏,但女孩暖和的溫度卻像是在安撫,在低喃著告訴他,雪並非永遠的冷。
伊凡不自覺的陷入了片片雪花似的輕觸中,像初冬落下的皚皚白雪,細而密、甜而不膩。
落在兩人身旁的雪無聲的靜靜為細柔的吻添上一份白茫的迷幻。
★★
“伊凡!梅花很漂亮吧!”灣捧著手中方折下的梅枝,獻寶似的在伊凡面前揮了揮。
“還是向日葵比較好看。”伊凡抬頭望了望在風中飄揚的梅樹枝條,笑意依舊。
“你呀!不是覺得孤單嗎,在雪中?”灣抿抿脣,放下手中的梅枝,走近比她更為高大的斯/拉/夫青年。
“不會呦!我最懂雪了,可是如果能和我的朋友一起分享,那一定更好的!”伊凡沒有正視灣的目光,不想暴露出自己閃過一瞬的失落。
“梅呀!據說是越冷越開花哦!”灣不可能會漏看那一抹令人心痛的失落,但是她轉移了話題“這麼冷的天氣,梅還是堅持著要在冬天開花。就只有它,願意在看似毫無希望的冷冬中綻放,不覺得梅很有趣嗎?”
“所以,又不是只有向陽的花朵才是溫暖的,學著點吧!”灣戳了戳伊凡被圍巾遮起的臉頰。
伊凡沉默了會,突然朝灣燦爛一笑“好像真的是這樣哦!”
“嗯哼!我就說嘛!”
“不過我覺得最棒的還是你哦!”
“咦?什麼?”
“走吧~美妙的東西要好好研究的哦~”
“咦咦?喂,等一下啊!快放老娘我下去啊!喂!喂!”
Endless~
(永遠不會結束哦^L^)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時間,5:35p.m. 星期六)
“那個……灣君…這裡不是圖書館吧……”櫻有些躊躇的說著,前頭熙來攘往的人群讓她納悶望向一旁笑得一臉尷尬的阿台。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西子灣玩的時候就一直想要寫了,這種雙關真是太棒了(說不定下次試試西x米x露?

小小隻的灣大概是那種不諳世事的樣貌吧!希望荷/蘭和西/班/牙沒教壞她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