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由aph衍生的自創文

主角當然是我最愛的阿爾了!!!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瑞先生,請問你有……”提諾從大門走入,脫下鞋子的同時向正在準備早點的貝瓦爾德提出疑問。
不過這個疑問在貝瓦爾德轉過頭的同時宣告中斷。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灣佇足。佇足在這她萬分熟悉卻也同時陌生的屋子前。她猶記,屋內雕著鮮豔花朵的桃木桌上的刮痕、紙製拉門上她最喜愛的那只鳳凰,甚至是屋外冬末時盛開的櫻,閉上眼,這些仿若就在眼前,碰得見,摸得著。
但,在這些景象內朝她溫柔的那雙手,是不是已經遠去,遠得看不見了?記憶裡總是在她前面承受一切攻擊並柔聲告訴她一切都會過去的身影還會記得她嗎?灣不敢想像。
逼著自己張開眼,她向自屋內走出的僕人稟報“我想找本田先生,麻煩告知。”
僕人領她入了廳房,請她稍做休息並等待回覆後便離去。
廳房內無聲,只剩下她,和那時一樣。哦,若要說的話並非無聲,那角落裡擺放的骨董擺鐘還走著,滴答滴答,和離開的那時一樣。
滴答滴答
“如你所願,你可以離開了”
滴答滴答
“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間鬼屋了”
滴答滴答
“你……就這麼討厭這裡……討厭我?”
滴答滴答
“對呀!為什麼要喜歡?會被阿爾先生弄成這樣,你活該”
滴答滴答
“你……算了,你走吧!不要再回來”
滴答滴答
“誰要回來呀!走都來不及了”
滴滴答答。她想起了那時似乎聽到了什麼,不是擺鐘,那是什麼?
“本田先生請您直接到臥房見他。”僕人回來稟報。為什麼要答應她,讓她抱持希望?
僕人領灣入了臥房,未明燈,晦暗的室內,菊背對著她,看不清。
“菊哥哥,我……我是灣。”試著用以往的方式叫喚,卻只是生疏的換來沉默。
良久,他開口,以毫無波瀾的聲調“你來,做什麼?”
沉默,她是該沉默。來這裡做什麼?不解。而心,早已沉沒了。
“聽說你被美/國核子彈造成的傷勢不太樂觀,想說……來探訪一下……”說著連自己也不信的理由,灣望著暗中的影子,希望看透什麼。
“你說,這個傷?”菊抬起了包裹在和服下的手臂,袖口滑落,觸目。
用繃帶纏繞的手臂沒有一絲的皮膚暴露在空氣中,繃帶下滲出的絲絲鮮紅觸目驚心。
灣倚著牆面,用單手摀住了嘴。滴滴答答,她聽見了,那個聲音,有什麼低落了。
“為了這個傷來探訪?別說笑了。”一直背對她的菊轉過了身,走出了房內的陰暗。
“那時候的你,是多麼高興能看到我變成這樣呢!”走出了陰暗,她卻沒有從他的眼裡看到絲毫的光明“能夠離開我,不是你最大的想望嗎?”
用著那隻重傷的手臂,菊抓著灣的肩膀,重重的按在牆上“已經從我身上得取一切的你,還想要得到什麼?”
灣望進了那雙現在和她距離甚近的陰暗雙眸,看不見焦距,他不是在看她。他看的是她的深處,在尋找什麼。
滴滴答答。她又聽見了,滴落的聲音。是血,誰的血滴落了。滴滴答答。
是他的心,也是她的。
灣終於明白菊在探尋些什麼。他在找尋那個曾經用軟軟的聲音喚他為“哥哥”的女孩。
可是那個灣早就死了。在她毅然離開他時就死了。
灣抱緊了近眼前的菊,他們的心卻如此遙遠“對不起,對不起……”
有融化了,從他的眼中化作了淚“灣,對不起,我不愛你,我愛的不是你……”
她明白,她全都懂。從她離開的那一刻起,她就失去愛她的人了“我可以等你,等你……愛上我。”
時間,是他們唯一擁有的。總有一天,她會能笑著和他道謝。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AHAHAHA,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為止吧!By the way,俄/羅/斯你剛剛的反對意見,HERO我要駁回哦!”阿爾弗雷德又擅自結束會議,後頭加上的句子令伊凡極度不爽。
“吶,美/國,我覺得你剛剛提出要製造巨型鋼鐵HERO來保衛地球的建議爛、爆、了,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反對的呦!”露出和已往同樣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伊凡臉上像是降下了一片陰影。

糜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